大米

如果精神与肉体不能和谐,如果他们没有自然的平衡和自然的互相的尊敬,生命是难堪的。

行动代号加拉哈德 4(全员,Harry/Eggsy无差)

本章修改了一部分原著的走向,食用愉快><

行动代号加拉哈德 (四)


“你不是应该去训练吗?”艾格西指着罗茜大声质问。

罗茜和阿米莉亚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两个人同时耸肩表示训练没有眼前的这件事要紧。

“拜托,艾格西,那可是加拉哈德。”罗茜笑得像条狐狸,给艾格西递上了自己4100万像素的手机。

“他穿成那个样子只是为了完成这次出席瓦伦丁晚宴的任务!”艾格西说着接下了罗茜的手机。“我接下你的手机不代表我——”

“我保证会把加拉哈德穿抽烟装的高清图传你一份的,艾格西。”

“成交。”

艾格西顺利完成了拍下加拉哈德晚宴装的照片,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哈利穿成这样,然而艾格西还是挺激动的,也许这是因为哈利醒来之后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当然,艾格西也怀念和帕西瓦尔合作的三个星期,只是每当帕西瓦尔表示可以教他击剑术时就不那么有趣了。艾格西不是因为自己未曾涉及击剑感到为难,而是那身收腰的击剑服到了他身上大概可以穿出跆拳道服的效果。

“我还是没明白最后你让我摆的那几个姿势是什么意思?”哈利坐在开去瓦伦丁位于郊区私宅的豪华轿车里和艾格西闲聊。

“那是融合了后现代主义风格的嬉皮——”

“艾格西,”哈利藏不住自己戏谑的笑声。“说英语。”

“呃,好吧。”艾格西非常不体面地打了个嗝。“你听说过贾斯汀·比伯吗?”

“他是谁?”哈利迷惑了。

“就是那个让加拿大人和美国人因为他的国籍问题争论得要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歌手。”

“梅林!”艾格西吓得从椅子上弹起来。“你什么时候跑到我们的频道里来的!”

“第一,我有进入所有内勤频道的权利,第二,为什么你让加拉哈德喊你的名字而不是代号,格妮薇儿?”梅林听上去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因为我讨厌‘格妮薇儿’这个代号。”艾格西心虚地回答。“我可不想做亚瑟老婆或者兰斯洛特私奔对象什么的……”

哈利和梅林同时发出了被恶心到的声音。

“代号都是随机分配的,艾格西。”哈利轻声安慰着他。“当你可以出色地完成自己的工作时就不会有人在意这些表面上的东西了。”

“哈,哈,哈。”梅林干巴巴的笑声传进两个人的耳朵里。“提醒我一下,去年万圣节晚会上是谁要‘突突突’了穿着优衣库星战T恤的兰斯洛特(*)并且强烈要求更换代号来着?”

(注:优衣库出的那件著名的“I AM YOUR FATHER”星战UT梗。亚瑟王传说中,加拉哈德是兰斯洛特与伊莱恩一起生下的儿子。)

“……”

艾格西监听了哈利和瓦伦丁的整个对话,实际上当他发现瓦伦丁为了“迪维尔先生”取消了整个晚宴时,就想让哈利撤回来,但是哈利阻止了他,说这样只会徒增瓦伦丁的疑虑。

艾格西将罗茜和阿米莉亚找过来一起看瓦伦丁晚宴的监控录像,他已经看了五遍,吃了三罐草莓芝士蛋糕口味的冰淇淋和两盒巧克力蛋糕卷,仍旧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艾格西感到了深深的沮丧,只觉得自己这个内勤实在是太失败了。

“蛋蛋,你这都看不出来吗?”罗茜抱着艾格西偷放在梅林办公室冰箱里的第四罐冰淇淋说道。“瓦伦丁请加拉哈德吃什么来着?”

“麦当劳。”

“这就对了,谁会在这种正式的晚宴上请一名绅士吃麦当劳?!”

“额,瓦伦丁?”

“他应该被起诉,我要求大英政府部门介入!”罗茜莫名其妙地挥舞起拳头来,阿米莉亚立刻抢走了她怀里的冰淇淋。

“嗨,嗨,没人会因为请别人吃一顿麦当劳被起诉!”艾格西起身压住罗茜的拳头,他后悔将这两个人找来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阿米莉亚长长叹了一口气,解释道:“两年前,她去美国旅游时发现没有咖啡世家(*)而星巴克却满地走。”

(注:英国咖啡连锁店Costa Coffee)

“啊,”艾格西立刻松开钳制住罗茜的手。“操他的星巴克!他们家的火腿三明治满是荷尔蒙和抗生素(*)!”

(注:美国本土农场大规模使用荷尔蒙和抗生素增加牲畜的体重和产量,引起了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2015年Chain Reaction的报告里显示星巴克销售含食品里的肉类大部分都是来自这样的农场)

最后还是梅林找出了瓦伦丁女秘书手中拿着的那本可疑的小册子,艾格西因为没能完成任务差点又被克扣了一个星期的工资。

“梅林这摆明是要我给他白打工。”艾格西愤怒地用叉子扎住一颗光滑透亮的水煮蛋,幻想着这是梅林的光头。“这个冬天我就要连水电费都交不起了!”

哈利冷笑一声,说道:“他都不知道从我的私人账户里拿走多少钱了。”

艾格西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哈利。“等等,你居然知道?”

“当你某一个账户里少了一个零时,你不得不有所察觉。”哈利用餐巾擦了擦嘴巴,忽然盯着艾格西看起来。

艾格西立刻低头,紧张地检查自己有没有将刀叉拿反。自从和哈利一起共进午餐,他的餐桌礼进步了许多,这都要多亏哈利。美中不足的是每次和哈利一起吃午饭时艾格西都要接受检查或者纠正。

“抬起头来。”

艾格西乖乖照做了,他看到哈利身体微微前倾,手正向他伸过来。艾格西僵硬地坐在位置上,努力不让自己藏在桌子下的双腿打颤。

“你的嘴角有一颗玉米粒……”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梅林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看在耶稣基督他母亲的份上在通讯频道里你们两个调情还没有调够吗?!”

艾格西吓得手一抖将那颗滑溜溜的水煮蛋塞进了哈利的嘴巴里。

整个员工餐厅陷入一片死寂。梅林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气得差点当场晕过去。幸好跟在他身后走进来的帕西瓦尔足够冷静,眼疾手快地支撑住了他。

第二天,艾格西走进员工餐厅,看到每一面墙都贴着梅林手写的警示语(并且加了双道下划线作为强调):员工餐厅里禁止情侣互相喂食。然后他一打开自己部门的秘密通讯频道,差点也学着梅林的样子被气晕过去。

所以,蛋蛋,加拉哈德真的将你喂的整个鸡蛋一口吞下去了吗?他居然可以整个都吞下去?

我需要澄清,首先我没有喂哈利!其次他只是含在口里!还有罗茜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阿米莉亚把我拉进来的。还有得了吧,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给你喂他的那个场景拍了照片,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你需要我可以打包起来发送给你。

再说一遍?!

嗯哼,要我重说哪一部分?

……我的邮箱是
eggsyisnoteggy@ksm.com,谢谢。

还有我!

+999(*)

(注:英国紧急求助电话。)

一个个来。给我十分钟,我共享到“心随你动”那个频道去。

你居然连那个频道都进去了?!?!

尽管艾格西非常失礼地将一整颗鸡蛋塞进了哈利的嘴巴里,后者也没有责备对方的冒失,相反依旧像往常一样和艾格西一起去员工餐厅吃午饭。哈利甚至还提出要送他一套定制西装,作为他们一同工作半年的纪念礼物。

艾格西必须承认,在哈利说到带他去一号试衣间“破处”时他的心脏的确漏跳了一拍。

只是当他们得知一号试衣间正在被客人使用,等里面的客人走出来时,原本两人之间的轻松气氛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个帽子店是怎么回事?”艾格西在镜子面前伸展开手臂,好让哈利测量。

“是我们的另一个伪装店面。”

“所以,瓦伦丁去那里之后会发生什么?”

“任何一顶他选中的帽子,里面都会被我们的人安置一个监控器。”

艾格西点点头,看着镜中的那个自己皱着眉头,他禁不住提出心中的疑问:“你不觉得奇怪吗,哈利?瓦伦丁今天真的只是和你巧遇?”

“我不会说这只是简单的巧遇,但是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哈利开始测量艾格西的胸围。“你应该去健身房了,艾格西。”哈利笑道。

“有一个不断往我盘子里堆食物的午餐伙伴,你觉得我有可能减肥成功吗?”

“我只是……”哈利忽然结巴起来。“喜欢看你吃东西的样子。”

操哟。艾格西不得不将脸撇到一边去。

艾格西来回打量镜中那个脱得只剩下贴身内衣的年轻人,想起一年前梅林是如何找上他并且将他带到店里来。同样一个房间里,梅林告诉艾格西他会成为某个麻烦家伙的搭档,现在想起来,梅林其实只告诉了他一半的真相。艾格西到底是个乐观的年轻人,他悲惨的童年经历让他明白苦中作乐。所以即便梅林将加拉哈德形容得多么不靠谱,他也不会在没有见面之前就产生偏见。只是艾格西永远也不会料到哈利是这样一个人,除去偶尔惹麻烦的那一部分人格,哈利让艾格西的心脏在过去的六个月里随着他的脚步一起跳动。

“哈利,”艾格西转过身。

哈利正偏着头看着艾格西,蜜色的眼睛里还含着来不及藏起来的宠溺笑容。艾格西忍不住也一同笑起来,他张张嘴,忽然,哈利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响起来。

“梅林?”

“加拉哈德,刚才瓦伦丁在挑选帽子时告诉我们的店员他两天后要前去肯塔基开会。”

“肯塔基,”哈利皱起眉头思索起来。“他是要去那个教堂。”

“很有可能,我会安排好飞机将你一同送过去。”

“看来终于有所进展了?”

等哈利结束完通话,看到艾格西正用一脸复杂的表情望着他。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有,”艾格西摇着头走开,开始穿自己的衣服。“我只是觉得有些太顺利了。也许……也许你不应该去,让别人去,瓦伦丁已经认识你了。”

“胡说,艾格西,这是我的任务,怎么能半途让给别人。”

“可是兰斯洛特就没有继续下去,”艾格西说道。

“上帝啊,他还在病床上躺着。”哈利满脸不可置信,语气也变了,他第一次听到艾格西说出这样不负责的话。“况且我已经和瓦伦丁见过两次面,我知道如何对付这个人。”

“你不知道,哈利。”艾格西穿好衣服站在哈利面前,拳头暗暗攥紧。“你要是真的了解这个人,就不会被炸伤,还被他勾着鼻子满世界乱跑了。”

“我不敢相信你居然说出这种话。”

“但我说的是实话!你只是不愿意面对事实,还以为自己能够再一次全身而退!”

这话刚出口艾格西立马就后悔了,他知道自己过分了,因为哈利僵直地与他面对面,脸上带着受伤的表情。哈利半饷无言,然后退后了一步。

“如果你只是厌倦了负责监视我出任务,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告诉我,艾格西。”

说完,哈利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一号试衣间。

最终,艾格西还是闷闷不乐地坐在了监控加拉哈德的显示屏面前。在哈利飞跃整个大西洋的过程中,他们没有任何联系,艾格西依旧是又气又后悔。直到哈利到达教堂,艾格西才开始记起自己还有任务要完成。他看了看手边装满咖啡的马克杯,它依旧是完好无损。

“介意我和你一起吗?”

“帕西瓦尔?”艾格西看着帕西瓦尔搬来一把椅子,端正地坐在他身边。“无所谓,反正就是直播加拉哈德和瓦伦丁第三次交锋失败。”

帕西瓦尔耸耸肩,没有评论什么。

艾格西和哈利一样在人群中搜索瓦伦丁的踪影,他有些麻木地听着狂热信徒的欢呼声,想着这一切什么时候结束。

艾格西以为就会这样结束,以为哈利会再一次碰一鼻子灰回来。

直到他目睹了整个教堂大屠杀。

瓦伦丁开枪时,艾格西的手一松,马克杯往地上摔去。艾格西听不到杯子砸在地上碎掉的声音,他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没听到,还是杯子真的没碎。他需要知道哈利送给他的马克杯是个怎样的结果,他必须要知道。

等艾格西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被帕西瓦尔紧紧搂在怀里。他的西装下摆处绝望地染着一大片咖啡污渍,而杯子正好好地放在桌子上。

“你没必要为了救一个杯子弄坏自己一套西装。”艾格西哽咽地说道,手指在对方的腰上收紧了。

“我知道。”帕西瓦尔拍着他的背,好让艾格西能喘过气来。“但是我也在那个赌局里。”

艾格西干笑两声,嗓子灼得生疼。“没想到你也是个无聊的家伙。那么,你赌了几个月?”

帕西瓦尔没有说话,艾格西抬起头看着他,这名素来冷静的骑士眨了一下眼睛。

“你不明白,格妮薇儿。”帕西瓦尔说道,“我赌的是永远。”


tbc


我知道帕西瓦尔可能会苏爆了...

评论(32)
热度(75)

© 大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