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不加奶

如果精神与肉体不能和谐,如果他们没有自然的平衡和自然的互相的尊敬,生命是难堪的。

行动代号加拉哈德 3(全员,Harry/Eggsy无差)

行动代号加拉哈德 (三)

艾格西左右为难着,他要么曝光他们部门另一个秘密频道,要么告诉哈利关于兰斯洛特的噩耗。

***有两名成员在“心随屌动(FOLLOW HIS DICK)”频道发送了信息***


兰斯洛特他没有……

没有,但是情况不容乐观。
这个混蛋,我明明警告他要戴上眼镜的,他居然嫌这次给他分配的眼镜样式不配他那套屎黄色的外套,搞什么鬼?

我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是兰斯洛特,我都要为我们取了这样一个频道名字而感到难过了。

不,你没有因为这个名字内疚。还有这个名字完全是我的主意。 

好吧我没有,以及这个名字你是从梅林吐槽加拉哈德那个频道借鉴过来的。

……闭嘴。

不管怎么说,摩根,振作点,好吗?

我尽力。


所有人都知道摩根和兰斯洛特的关系有多么要好,当然,艾格西不想知道两个人在通讯频道里的争执内容或者是来自兰斯洛特单方面的调情。一般来说通讯员和他们负责的特工并不经常见面,双方都很忙什么的。但是几次任务后,他们才会意识到自己是双方唯一能依靠的对象,尤其是在危险时刻,任何一丝犹豫或者是怀疑都能让一名优秀的特工送命。兰斯洛特有个著名的比喻,他说外勤和内勤就像是剑和盾,摩根是他坚实的盾牌。但是摩根相当认真地反驳说,自己的工作更像是如何阻止兰斯洛特的精虫上脑。

只是不管兰斯洛特说过什么甜言蜜语,他醒来之后肯定要被摩根大骂一顿。

或是被拉去训练场尝尝摩根的克拉夫玛迦术(*),他在中东服役了五年。

艾格西抓紧手中的手机,忽然有些忧伤。哈利正背对着他在和梅林通话,他应该也知道了兰斯洛特任务失败的事情了。

哈利转过身来,面色惨白,他的眼神落在艾格西下意识地咬住的嘴唇上。

“抱歉,我必须离开了,兰斯洛特他……”

“我知道。”艾格西轻声说道。“刚刚摩根告诉了我。”

“很高兴和你一起共进午餐,艾格西、”哈利将他的餐具都杯收拾起来,走之前盯着艾格西碟子里剩下的几条炸鱼。“只是,少吃点油炸食品,尽管我很喜欢你的小肚子。”

艾格西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在哈利的身影彻底消失后,他揉了揉自己这半年长出来的小肚腩。

“所以你半夜打电话过来只是为了告诉我,加拉哈德喜欢你的小肚子?!”阿米莉亚尖叫道。

“不,我是说,他为什么要说这句话。”艾格西心虚地抓着听筒,现在是凌晨两点。

“也许只不过是一句赞美?”

“嗯……”阿米莉亚发誓她隔着电话都能看到艾格西耷拉下来的尾巴了。

“……因为他喜欢你。”

“你也喜欢我。”

“他想和你搞到一块。”

“你也……什么?!”

那天晚上艾格西和阿米莉亚都没有讨论出任何结果,虽然阿米莉亚向艾格西提议过,他可以直接脱掉裤子将自己丢到加拉哈德身上。然而艾格西坚持认为自己能算半个绅士,他才不会那么失礼,阿米莉亚立刻指出加拉哈德在罗马尼亚当着他的面脱掉裤子时可没考虑那么多。到了第二天早上,艾格西站在自己卧室的等身镜面前,愁眉苦脸,他捏了捏凸出来的一团肉,暗自下决心以后的员工餐都只吃水果。

可惜整个减肥计划只持续了一顿午饭的时间。

兰斯洛特才躺进重症监护室的床里,摩根就迅速找出了里士满·瓦伦丁跟这次任务的关系。他们决定先去接近阿诺德教授——一个瓦伦丁绑架之后又莫名其妙释放了的人质,而这次的任务分配给了加拉哈德。

艾格西坐在监视器面前,用哈利送给他的马克杯喝了一大口黑咖啡。艾格西知道他的同事为了他的马克杯开了个赌局,赌他什么时候才会将这个马克杯打破。谢天谢地,成为哈利的搭档之后艾格西的心理承受能力呈指数型增长,所以现在这个马克杯还坚强存活着。

顺便说一句,艾格西终于知道了梅林是打破马克杯最多的那个人。

“还有两分钟他就会进来了,一会儿冷静点,加拉哈德。”

“我知道,”哈利之前因为这个阿诺德教授害得他的同事差点牺牲非常愤怒,他也知道自己等会儿也许不能保持冷静。“我尽力,就是……记得提醒我。”

“你明明清楚有时候我提醒你也不管用。”艾格西哼哼道。

“我很抱歉,艾格西,我也想。”哈利轻笑。“不过有时候的确是难以控制。”

“至少别让我提醒梅林开发脱不掉的西装裤。”

“这很没礼貌,艾格西。”但听上去哈利并不是在责怪他。

阿诺德教授走进来,艾格西的注意力转移到画面中矮胖的中年男人身上,他看起来倒是无害。在哈利向他提出问题时阿诺德教授立刻来了精神,热情地走过去回答着哈利的问题。

阿诺德走过来时哈利忽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耳朵提起来。

“加拉哈德!”

而哈利只是冷冰冰地说:“我的同事为了营救你受了重伤,我相信你一定见识到了他是多么训练有素,所以我建议你告诉我谁绑架了你同时为什么又放走你?”

艾格西看到阿诺德表情痛苦,说自己不知道对方在问什么,然后加拉哈德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巴掌。

艾格西有些紧张,他端起杯子想再喝一口咖啡。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几乎没怎么碰你……”

然后阿诺德教授的脑袋就像一袋装满红色M&M巧克力豆一样爆开了。

哈利的眼镜立刻沾上阿诺德教授的脑浆和鲜血,而艾格西还没做出反应,画面又一转,两名黑衣男子冲进来,他们立即拔出手枪。

“操!快走!从窗户那边!”

哈利立刻遵从指示撞破玻璃跳出去,同一瞬间第二次爆炸声从艾格西的耳机里传来。

“哈利!”

梅林给了艾格西一个用力的拥抱。

在艾格西的印象里,梅林从来不会安慰任何人,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梅林差点用他的拥抱掐死了艾格西。

艾格西从梅林式杀人抱抱里拼命逃出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很抱歉……”

“你抱歉什么?”梅林问,他身边的阿米莉亚也疑惑了。

“我的咖啡又毁了一个键盘。”艾格西回想哈利破窗而逃时,自己手一松,马克杯砸到了桌子上,剩下的咖啡泼得满桌子都是。所幸杯子没有碎。

“艾格西,你个笨蛋。”阿米莉亚一把推开梅林,走过来大力将他揉进怀里,然后回头对梅林说:“你要是敢拿这个做借口扣他的工资,我和薇薇安都不会放过你的。”

梅林挑起一道眉毛,那么键盘的维修费就从哈利的工资里扣。

等两个年轻人抱够了,梅林咳嗽一声:“加拉哈德只是脑震荡,他会醒来的。艾格西,你需要回去工作了。”

“负责谁?”

“我们的‘伊莱恩’上个月退休了,他负责的特工帕西瓦尔还没找到新搭档。”

“我以为他是由你来负责的。”

“现在不是了。”梅林狡猾地笑起来。

“你只是将另外一个负担卸下来丢给艾格西。”阿米莉亚翻着白眼说道。“新任崔斯坦的跳伞测试害得他又打破了一个马克杯,现在他看着监视器就烦。”

“至少我不会一拳打穿它。”

艾格西的脸猛地红了,阿米莉亚大声呻吟并将艾格西再次抱进怀里。

帕西瓦尔是训练生罗茜的推荐人,平时他不苟言笑,以遇事冷静而闻名。兰斯洛特那个长剑与盾的类比放在帕西瓦尔和伊莱恩两个人身上倒是非常合适,毕竟伊莱恩还在的时候,这一对的任务成功率就高的让梅林不得不偷偷下调两个百分比。

“只有百分之一他们就达到百分之百了,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梅林将艾格西丢给帕西瓦尔之后,和阿米莉亚窃声私语道。

“等等,那百分之一的失败是哪里来的?”

“和兰斯洛特合作的色诱任务。”

“啊,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抹不掉的人生污点。”

“兰斯洛特整个人都是污点。”梅林说道。“我想不明白当初是哪个白痴招募他进来的。”

在梅林和兰斯洛特都退休后,有一天阿米莉亚在他留下的陈旧资料里发现兰斯洛特的推荐人是梅林自己。

这段期间里和帕西瓦尔的合作相当愉快,艾格西带着已经被对方魅力征服的表情告诉阿米莉亚。他怀着内疚感向帕西瓦尔分享了自己的秘密:他曾拿着实验室里的丙酮擦洗哈利的眼镜(*),却导致镜面融化。于是艾格西只好设计成眼镜是哈利弄坏的,而梅林也相信了。作为回报,帕西瓦尔告诉艾格西,梅林将他安排给加拉哈德是因为所有的老员工都给哈利做过一轮通讯官,大部分都没有超过一个月。然而他还是想念和哈利合作出任务的日子,也许他是唯一一个能忍受哈利那些奇奇怪怪行为的家伙。

与帕西瓦尔建立起来的默契精神让艾格西有些沾沾自喜,他觉得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人建立一个帕西瓦尔的粉丝频道。

“啊,实际上是有的。”阿米莉亚在两个人惯例的午餐时间里坦白。“只不过人数已经爆满了,我们不需要发展更多的会员了。”

“‘我们’?”

“我是管理员。”阿米莉亚抓住艾格西的手恳求:“拜托请不要告诉他!”

艾格西认为自己是个重承诺的人,他自然是遵守了和阿米莉亚的诺言,将这件事告诉了罗茜。


tbc

注1:克拉夫玛迦术(Krav Maga),又称以色列近身格斗术,是一种近身搏斗术或者运动。

注2:丙酮能溶解油、脂肪、树脂和橡胶等,而现在有些眼镜镜片是由光学树脂制成的。


题外话,“心随屌动(FOLLOW HIS DICK)”频道是摩根建立起来专门吐槽兰斯洛特的,他的确是借鉴了梅林的主意。

评论(12)
热度(69)

© 奶茶不加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