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不加奶

如果精神与肉体不能和谐,如果他们没有自然的平衡和自然的互相的尊敬,生命是难堪的。

设定是蛋蛋是Handler,哈利依旧是加拉哈德。

梅林把蛋蛋招进为他的手下,因为他再也受不了通过眼镜看着哈利炸掉一整艘游轮,虽然上面都是丧心病狂的坏蛋,或者是在毁掉他刚开发出来的新武器,当然,梅林不会承认自己拿哈利当小白鼠测试武器的稳定性。几个月后,梅林将蛋蛋训练得差不多了,就将他安排给哈利,但是没有和哈利说。于是他们第一次合作的时候,哈利被一把新的声音吓到了。蛋蛋超活泼地介绍了自己,末了说,放心吧我一没有心脏病二没有马克杯可以摔,不会像梅林那样通过监控器对你大吼大叫的,反正也没什么用。

哈利在第一次合作的时候收敛了一点,所以没出什么岔子,蛋蛋很满意回头还和梅林说,加拉哈德表现得良好,我看不出他有多大的破坏力。梅林冷笑一声,不说话。

然后他们又顺利完成了几次任务,蛋蛋越来越觉得加拉哈德是个出色的特工,虽然有时候的确很让他心惊肉跳。蛋蛋偷偷在技术部的频道吐槽哈利,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加拉哈德那么具有冒险精神。其它的handler一致沉默,最后阿米莉亚跟了一句,没有人提醒过格尼薇儿(蛋蛋的代号)冒险精神是嵌在加拉哈德的骨子里的吗?蛋蛋:???然后大家这次真的都不说话了。

之后加拉哈德在美国乡村炸了一排房子,“那是因为所有房子的地下室里藏着的都是他们的军火”。

在比利时毁了一座巧克力工厂,场面挺壮观,尤其是几个真的巧克力池爆浆的时候。“他们是在制毒而不是生产圣诞节巧克力,格尼薇儿”。

用蛋蛋和梅林共同开发的新式毒药暗杀目标没成功,对方醒来吐了哈利一身。第二次暗杀的时候坚持继续用蛋蛋和梅林开发的第二种毒药差点把目标任务隔壁床的也弄死了。“你为什么还要坚持用毒药!”by蛋蛋, “这是传统,传统,况且这事你要负一半的责任。”by加拉哈德

在罗马尼亚把目标人物操得晕了过去,然后才开始搜索房间。蛋蛋在哈利解开裤头开操的时候从椅子上站起来直接一拳打爆了监控器,尖叫着:“我的眼睛!!!”

但是他有记得把哈利操对方的视频保存下来发给技术部所有人员。

到了加拉哈德回来的那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他多了一个绰号,叫“惊天屌神*”。

在蛋蛋打爆了监控器之后,梅林找到他严肃认真地谈了一次话,并且让他保证再也不随便破坏公共财产。梅林真的没想到蛋蛋受加拉哈德的影响那么深,他开始后悔将蛋蛋安排给哈利了。

蛋蛋因为这件事被勒令回家闭门思过一个星期。哈利回来后,无视了自己的新绰号,直径去蛋蛋家找了他。说自己平时没那么冲动的,很抱歉让蛋蛋看到了那样的画面。最后问了一句,你知道我这个外号是怎么来的吗?蛋蛋想起自己进入技术部频道立下的“绝对不出卖组织”誓言(他们的内部加密频道名是“外勤特工都是大鸡巴(ALL THE AGENTS DICK)”,其实还有个更加秘密的频道专门用来吐槽加拉哈德,名字叫“心随你动(FOLLOW YOUR MOTION)”,梅林是唯一的管理员没有让蛋蛋加进来),然后拼命摇头说不知道,大概是他们出任务的时候谁经过的看到了然后传出去的。

哈利问蛋蛋为什么要在家里呆一个星期,蛋蛋死活不想说,但是哈利一逼问全招了,让哈利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蛋恢复职位后,哈利送了他一个回归礼物,就是技术部门人员人手一个的马克杯,蛋蛋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都需要这样的东西了。

然后瓦伦丁出现了,兰斯洛特调查的时候重伤被救回来。哈利第一次接近阿诺德教授被炸成脑震荡昏迷了两个星期,蛋蛋这段时间就去做了帕西的Handler,发现帕西非常冷静,遇事很少冲动,相当完美,完全没有加拉哈德给他提心吊胆的感觉。蛋意外地和帕西聊得很来,从帕西口中终于得知梅林将他安排给加拉哈德,因为所有老员工都给哈利做过一轮Handler(大部分都没有超过一个月)并且都表示接受不了加拉哈德的“冒险精神”,然而他还是想念和加拉哈德合作的日子,也许他是唯一一个能忍受对方的Handler。

哈利醒来后去瓦伦丁家赴宴,蛋蛋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后来蛋蛋发现了肯塔基的线索,哈利认为这个任务是他的,必须去,蛋蛋不愿意试图阻止他,哈利却意外地固执己见。于是蛋蛋和他大吵一架,在飞机上两个人冷着,直到哈利去到教堂蛋蛋才闷闷不乐地开始工作,然后目睹了整个教堂大屠杀。蛋蛋以为哈利死了,去找梅林。才找到梅林没多久,帕西和他的学徒罗茜一脸惨白地从穿梭机里走出来,交给梅林一部显示着一个坐标的手机,说他们发现了KSM出了瓦伦丁那边的内奸,而罗茜将对方干掉了。梅林问是谁,帕西代罗茜说了,是亚瑟。四个人立刻面如死灰,然后决定出发去阻止瓦伦丁的计划。

梅林负责给罗茜监控,蛋蛋给帕西。帕西还是一如既往地从容,在被瓦伦丁的雇佣军逼到角落也是相当镇定,蛋蛋反而急的不得了,帕西提醒他可以用芯片引爆这些人的脑子,蛋蛋立刻照做了夸帕西是天才。

后来他们成功破坏了瓦伦丁丧心病狂的计划,回到了伦敦收拾残局。梅林成为代理亚瑟忙得不得了,蛋蛋就一口气负责监控好几个特工,每天也是忙得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稍微淡忘了哈利之死给他带来的悲伤。结果,半年之后,蛋蛋监控帕西任务结束的时候,突然黑屏了。蛋蛋想着反正任务也结束了,帕西现在是安全的,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正准备退出的时候,刚才的画面又出现在显示屏上。蛋蛋松了一口气,问对方没事吧?回答他的却是加拉哈德的声音,“我当然没事 ,格尼薇儿,想我了吗?”

蛋蛋尖叫一声“卧槽鬼啊”差点又掀了监控器。哈利立刻安慰他说,天哪,我从来不知道你居然有去合唱团唱男高音的潜质。蛋蛋镇静了一点,立刻反讽道,是啊,我在没有监控你的蜜罐任务之前还以为你的老二都是装饰。哈利沉默了几秒,然后反问,那你想来试试它到底是不是装饰吗?蛋蛋听到帕西非常大声地咳嗽了一声,红了脸 ,说,回来再说。哈利笑了,我就当你同意了。蛋蛋捂着脸大叫一声,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然后哈利回来了,给蛋蛋带了51个美国25分的硬币,每一枚背面都是各个州的特色图案,一尊自由女神像,还有一面美国国旗,上面用黑色油性笔狂草着“婊子我活下来了(BITCH I MADE IT)”。

蛋蛋大骂哈利,你他妈醒了就给我提着屁股回伦敦居然还在美国穷游?!?!梅林在他们吵架的时候幽幽补了一句,他哪里会穷游,哈利底下好几个假账户资产都是六位数起跳的。蛋蛋:……

end


注*:这个梗是从大明复联那篇《小贱人》里面借用的。

评论(4)
热度(91)

© 奶茶不加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