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不加奶

如果精神与肉体不能和谐,如果他们没有自然的平衡和自然的互相的尊敬,生命是难堪的。

[授权翻译] your world tomorrow (哈蛋/童话向,灰姑娘AU/完结)

your world tomorrow
by DivineProjectZero


      之前的部分:


      -

      “放松,”Harry在Eggsy耳边说。四周很静,音乐即将响起。人群退开,给他们两人在舞池中间留出了一块很大的空地。也许那些人正在咬耳根子,或是对他们指指点点。然而除了血液刷过全身和Harry的声音,Eggsy什么都听不到。“是时候像我展现你的华尔兹水平了。”

      “Harry,”Eggsy无助地喊道,仿佛回到了Harry的房间,眼睁睁看着Valentine扣下扳机;仿佛回到了总部,Merlin从车子里出来,后座上空无一人。

      温暖的手抚上Eggsy的后背,他的世界在猛烈坍缩,在一次一次呼吸之后重新构建。

      “跟上我。”Harry说道,Eggsy照做了。

      -

      随着音乐响起,Harry的手指刷过Eggsy的臂膀,引领着他缓慢转了一个圈。他不可能隔着外套和衬衫袖子感受到Harry手指若有若无的温度,然而,那触碰灼伤了他,在他皮肤上打上烙印。

      此时此刻只有Harry,闻起来像雪松木和麝香。Eggsy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Harry身上:他如何触碰自己,如何分开,胸口如何缓缓起伏。Eggsy在舞蹈课上从来不曾有过像现在这样的亲密无间。


      Eggsy一步一步跟随着Harry舞动,就好像他们一直如此。Harry以手掌、脑袋或者嘴角的小动作向Eggsy无声示意着。听从Harry的指示就像呼吸一般轻松自如,他们之间再无任何隔阂可言。

      他应该说些什么才对。他们是如此贴近,一声耳语都会显得过于响亮,不过没有人会听到。

      每一步,每一次旋转,Harry的双眼都一直望进Eggsy的眼里,然而他却发不出一言一语。他是个天杀的懦夫。当Harry非常优雅、温柔地将他的身体下沈时,他努力没有呜咽,但是也快了。他没有告诉他,除了你,我永远都不会爱上任何人。即使到了尾声,音乐完全消散,他的眼神也没有离开Harry。

      他望进Harry的眼底,任己沉溺。

      -

      音乐停了。

      他们两个人分开,互相向对方行礼,恰好就在这个时候Merlin咳嗽的声音传入Eggsy耳中,魔法戛然而止。

      他在想什么?Eggsy彻底疯了,他应该和Roxy一起牢牢盯着那几个危险分子,而不是在这里和下一任国王跳华尔兹。他不是贝拉,不能与一位需要别人来爱他的野兽王子共舞。Eggsy就是个街头小混混,在一屋子的贵族和皇室成员里,他是个伪装的骗子。Harry会成为国王,他还没有赢得民众的支持,这一切会被媒体大肆报道,这不是他应得的回报。Eggsy不会让Harry被这些毁掉,耶稣基督,也许他已经毁了Harry的名声。

      “Eggsy,”Harry喊道,Eggsy却转身逃跑了。

      -

      只有一个童话故事,Eggsy从来不敢去想,不敢拿它自比现在的生活。

      因为只有它和所发生的事情都太像了,他不能去幻想,否则他连做梦都会想要它化为现实。也只有这个故事能真正摧毁他。

      -      

      每一次出任务,他都会记下相关的建筑物,这一次Eggsy也记得白金汉宫的整个构造,所以他知道从舞厅到宫殿出口的最快捷径。他无视Merlin在他耳边大叫大喊,摘掉了眼镜将它捏在手里,拼了命地向出口处跑去。

      然而,他没想到这里居然这么大,他走出东廊里正准备下楼梯,忽然有一股力量抓住了他,他被拉进一个宽阔的胸膛,手中的眼镜掉出去在地板上弹开。

      “你究竟想去哪里?”

      雪松木的气味扑面而来,Eggsy痛恨自己,他真想转过身将脸埋进Harry的喉咙间。

      “你他妈怎么会在这里?”Eggsy吼回去,他站定,撇开脸不去看Harry。“回去,今晚的舞会你才是众人盛装打扮的原因。”

      Harry也站直了。“所以我请求他们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而扫兴,我相信女王陛下会妥善处理我的暂时缺席。”他沉重地叹了口气,他现在不像一位君主,而是Harry——Harry在和他轻声细语。“那么你呢?也是为了我盛装打扮了一番吗?”

      Harry的语调公事公办,没有半分嘲讽意味,然而这个问题仍旧刺伤了Eggsy内心尚未痊愈的那一部分——因为Harry没有遵守诺言回来。

      “走开,”Eggsy用粗哑的声音命令道,脸颊因为羞耻感而发烫。

      Harry看着他,他居然露出了一丝受伤的神情,就好像他没有伤透Eggsy的心、让他的内心血流不止一样。“Eggsy。”

      “你没有回来。”Eggsy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骗子,你说过会回来。”

      “噢,我的孩子,”Harry以非常抱歉的口吻说道。“我亲爱的男孩。”他伸手捧住Eggsy的脸颊,这不公平,Eggsy的决心因为这个简单的动作化为了尘土。“我想尽了一切办法回来,很抱歉,还是让你等了那么久。”

      “别对我撒谎,”Eggsy责怪道,希望往往是最最痛苦的折磨,它也是最快速、最有效的一种令人心碎的方法。

      Harry用大拇指擦过Eggsy的眼角,仿佛在为他拭去泪水般。“Eggsy,亲爱的,问答我的问题:你是否希望我没能抓住你?是否希望我现在放手让你离开?”

      这是转移他注意力的技巧,肯定是的。“又怎么样,反正你已经抓住我了。”

      “你想我这么做吗?”

      如果Eggsy说不想,Harry会放开他。他就是如此,绅士从不强人所难。

      然而他记得自己在走廊和楼梯处追逐Harry。他知道,Harry找到了他一次,然后转身离开,将全世界抛之脑后。这样的游戏他们已经玩了很长一段时间:抓住对方,放走,然后继续下一轮。每次Eggsy都想,不是这次,我还不能告诉他。

      这一定意味着什么,对吧?这该死的一定意味着很重要的东西,不然Harry不会在此时、此刻找到了他。

      “你这个混蛋!我当然想让你抓住我!”说完,Eggsy一把扯住Harry然后吻住了他。

      Harry毫不犹豫回吻他,双唇、舌头、手,全部都用上了。他用一条有力的手臂环住Eggsy的腰,将年轻人压向自己。他舔进Eggsy的嘴里,仿佛Eggsy是唯一能让他赖以生存的东西。Eggsy头晕目眩,他的双膝大概要发软了。

      “亲爱的。”Harry喊道,在继续说之前,他用牙齿拉扯着Eggsy的下唇。“我早已深深地爱上了你。”

      Eggsy突然爆发出狂乱的笑声,也许这不是Harry在他坦白爱意之后所期待的反应,不过,去他的,这恐怕是Eggsy人生之中最棒的一刻了,真他妈的搞笑。

      “是啊,我也爱你。”Eggsy疯狂地咯咯笑着。Harry迷茫地看着,他迫使自己停下来解释道:“真不敢相信我竟然以为自己是灰姑娘。”

      Harry明白了:“可现在还没到午夜。”

      “嗯哼,而且你理应是‘仙女教父’才对。”Eggsy回答,笑声抑制不住地从他的齿缝间泻出。

      “那应该是Merlin才对。不过,考虑到是我让他安排了这一切,他肯定要在我余生里都把‘仙女教父’这个称谓冠到我头上了。”

      Eggsy止住笑声,他愣住了。“你是说——噢,狗屎,Merlin知道这些?等等,这次的任务是你安排的?”紧接着,一切都明朗起来了。“难怪Roxy会强迫我练习华尔兹的女步!”

      “我本来打算将你引见给我舅妈的。”Harry解释道。显而易见,这就是Eggsy的生活:其他的间谍给他安排舞会与皇室成员跳舞;Harry将他引见给英格兰的女王,当做她未来“儿媳妇”什么的;拯救世界,拯救别人。

      简直就变成了一个童话故事。

      “所以说,我不需要在楼梯上遗落一只牛津鞋吗?”Eggsy一边调侃,一边用指尖滑下Harry的脸颊,在他的嘴角边停留,看着唇线逐渐变得柔和起来然后向他展露出一个熟悉的表情,Harry拿他没办法。

      “我的爱,这不是那种童话故事。”Harry吻着他,那一刻如此温暖又甜蜜。“感谢上帝,Eggsy,我亲爱的孩子,如果我是你的‘仙女教父’,我就永远不会放你走。当你是属于我的时候,我怎么会将你拱手相让?”

      Eggsy颤抖着,感觉到血液暖烘烘地刷过全身,他的胯部蹭着Harry。“好消息是,我哪儿都不想去,你知道的吧?”

      -

      Harry拉着Eggsy的手带他回到了舞厅。那些富有、有能力毁灭Harry的权贵们注视着他,打量着他们交握的十指。对此他应该感到害怕才对。Harry的名誉很可能会被以后蜂拥而至的镜头和狗仔队毁得一干二净。

      可是此刻Harry陪伴着他,Eggsy就觉得自己所向无敌。他站在此地,属于此地。

      Tilde公主赞许地冲他一笑,Roxy也是如此。他重新戴好眼镜,就架在鼻梁上,Merlin在他耳边发出欣慰的哼哼声。

      他们在女王面前止住脚步,她坐在轮椅里,Eggsy对她躬下身子行礼。“陛下。”

      她以笑脸迎接两人,伸出手,示意他靠近点儿。她的笑容自豪又热情,就和Eggsy遇见过的众多出色女人一样。“你就是Harry说起的那个年轻人了。”

      去他妈的童话,现实简直好多了。

      -

      “你的绅士把戏呢?我还以为我们会慢慢来?”Eggsy抱怨道,不过已经晚了,因为他全身上下脱得只剩下内裤。“我以为你不是那种第一次约会就上床的人。”

      和谐部分:

      微博地址:

      -

      那个咬痕大概要上小报了。

      在记者和摄像机面前Eggsy感觉无比的僵硬。那些摄像机非常大块头。Eggsy从前完全不知道它们那么大。他从来不知道新闻发布会会比拿着自动步枪的疯子科学家更加吓人。

      上帝,BBC在直播。他的妈妈也许正在观看。

      除此之外,全国上下可能都在看。

      大部分讲话都由Harry完成,偶尔女王会在间隙说上一两句,给予他祝福或者其它什么。Harry冷静又能言善道地解释正Eggsy作为他的伴侣坐在此处,同时,等到法律通过之后,他打算与Eggsy结婚(他已经用了许多“恫吓”的手段好让法案通过)。

      Eggsy尽可能安静地坐着,带着他无害的微笑,双手交叉放在大腿上,就仿佛他没有受到暴露在衣领之上咬痕的“骚扰”一般。

      -

      Harry和Eggsy在床上吃着奶油鸡蛋和水果的同时与Merlin还有Roxy来了场电话会谈,然后他们得知了Springston等人并不是危险分子。

      “其他的骑士们已经达成一致,认为现在世界如此不稳定,与政府暂时建立联系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我、Gawain以及Percival将打算接任前任Arthur的职务,不过,既然我们已经有一位真正的国王了,如果不让他来领导我们,那就太浪费了。”Merlin说道。“所以,你是否同意加入?”

      “干嘛不呢?”Harry干巴巴地回应。“至少不会比陪着政客们聊天无聊。”

      “你能回来真好,我们的王。”Merlin微笑着,他的快乐是发自内心的,他转向Eggsy。“Eggsy,你现在正式成为Arthur的保镖。不管他打算让你做什么,我一点儿都不想知道。”

      Roxy窃笑道:“猜猜你的代号是什么?”

      -

      Harry沉重地叹着气,肩膀紧绷,散发着明显的焦虑气息。Eggsy靠近他,他感觉Harry不需要转过来,他的嘴巴已经十分靠近Eggsy的耳朵了。他声音低沉,语调私密,给Eggsy的脊椎送去一阵快乐的颤栗感。

      “我亲爱的Guinevere,恐怕我们逃不掉了*(I’m afraid extreme measures are in order)。”

      Eggsy眨眨眼睛。“好的。”

      然后Harry将Eggsy拉至他前方,在女王以及该死的整个英格兰面前吻了他。

      持续的闪光灯记者们抬高的声音让Eggsy意识到,他脖子上的咬痕上八卦小报根本不算什么,他真觉得自己他妈的不在乎了。

      “你在我们国家电视台里吻了我,”他们分开之后,Eggsy指出。
      
      “得让他们知道你是非卖品,亲爱的。”Harry回答。没错,这就是Eggsy所爱的Harry,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没时间奉陪势利小人,深爱着Eggsy并且从不以此为耻。这就是Eggsy将共度余生的男人。

      这并不能保证一个完全幸福的结局,但是Eggsy不再害怕了。不害怕记者和报纸头版,不惧枪支刀剑,在整个世界面前,他将无所畏惧,只要他拥有Harry。那些英联邦成员国们最好做好准备迎接他们的到来。

      “你可以做得更好一点。”Eggsy说,再次吻了他。

      Harry大笑着回吻他,宛如一个承诺,他们将永远幸福。

      (完)


      *I’m afraid extreme measures are in order. 这句我不太清楚怎么翻,是猜的。_(┐「ε:)_

      ...我只能给自己默默撒烟花(X

评论(2)
热度(121)

© 奶茶不加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