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不加奶

如果精神与肉体不能和谐,如果他们没有自然的平衡和自然的互相的尊敬,生命是难堪的。

eat you alive(HEH互攻,九千字一发完结)

*暗示古怪的性癖。


      eat you alive


      As they say, 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就像过去的三个月一样,Eggsy醒来,迎接他的是来自Harry的早安吻。

      “早上好,睡美人。”

      Harry嘴唇的温度还残留在他额前,Eggsy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早上好,Harry,还有我说过多少次别那样喊我了。”

      Harry只是笑笑,顺手帮他撩开一缕掉在眼前的头发,他并没有理会Eggsy的抱怨。

      “早餐做好了,一个小时之后我们要去总部开会。”

      Eggsy不满地抱怨一声,还是从床上爬下来。他漱口的时候仍旧不相信这就是现在他每一天的生活:起床,Harry给他一个早安吻,然后下楼吃Harry做好的英式早餐(有时候也会是他做);他们一起搭乘穿梭地下铁去总部,Eggsy出任务,或者偶尔他们一起出任务;晚上Harry带他去两个人都喜欢的餐厅吃饭,或者回家一起做饭。他们在究竟谁先沐浴这个问题上从未停止过争吵,不过让步的往往还是Harry,只是偶尔他也会固执得惊人,Eggsy意识到。等到劳累的一天终于结束,他小心翼翼爬上Harry卧室的床,和他睡在一起。Harry不会说什么,反而会在Eggsy觉得冷的时候将他抱在怀里,紧紧地,就像Eggsy是Harry最喜欢的羽毛枕芯一样。

      听上去就像是一对情侣的生活,只是,Eggsy知道,他们不是。

      还不是。

      他不知道为什么Harry还没有任何其它的表示。Eggsy记得,在他还是训练生时,自己是如何露骨地盯着Harry的臀部,抓住任何机会与他调情,甚至自己主动创造机会。那时候,光是看着定制西装与Harry身躯流畅的线条完美贴合,他就能失眠好几个晚上。

      然而,等到Harry活着从该死的肯塔基回来,一切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他们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帮助Harry走出创伤后应激障碍,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说服Harry坐上Arthur的位置(Eggsy差点向他承诺了除了性【】爱的所有东西)。在这段时间里,Eggsy一直住在Harry位于肯辛顿区的房子里,直到最后Harry彻底康复回到自己的家之后,Eggsy也没有搬出去。

      而Harry默许了。

      他默许了很多事情,包括在他回来之后,仍旧允许Eggsy睡在他床上这件事。

      他们的床,Roxy知道后,不止一次当着其他骑士的面这么调侃他们年轻的Galahad。

      这听起来也许十分荒唐可笑,然而现实就是如此。Eggsy一直等待着Harry的进一步动作,他以为自己在训练生时期已经表现得足够明显了。Harry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想法,因为他是一名历经磨练的绅士间谍。即便Eggsy不知道Harry究竟有过几次正式的关系,无数次蜜罐任务理应让他变成了一位出色的情场老手,至少,他比Eggsy经验丰富,能一眼察觉出那些不应当有的春心萌动。

      说真的,在遇到Harry之前,Eggsy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调情技巧是如此蹩脚。

      他知道这些,是因为Merlin给他看过Harry出色诱任务的录像(还有比那些更加性感的存在了吗?Eggsy才不想知道),当然这些是他软磨硬泡整整一个星期才得到的机密资料。

      (机密资料,后来,在Eggsy发现用他的内部账号就可以进入储存这些录像的资料库时,暗自嘲讽地想,个鬼。

      “Eggsy?”

      “什么?”等他回过神来,早上的例会已经开完了。他没有被分配到任何任务,因为两天前他才成功地拆除了藏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里的定时炸弹(藏在天杀的牛顿棺材里)。

      “你想去训练场吗?”Harry带着一抹自信又优雅的笑容问道。

      他知道Eggsy永远都不会拒绝这个提议。咸咸的汗水、紧贴在额前的头发以及裸露在外的皮肤,他渴望这些,那些景象像虫子的爪子一般挠着他的每一寸皮肤。Eggsy甚至可以在最后结束之前耍点小花招,将Harry扳倒,用力地把他的导师压进天然橡胶垫里,或者,反过来。

      “当然,只要老男人不怕扭伤自己的腰,说我欺负他。”这句话完全不受控制地从他嘴里冒出来,Eggsy忍不住想狠狠踹自己一脚。

      “多谢关心,年轻人。”Harry不为所动地回答道,他用指尖轻轻碰了碰Eggsy,意思是他将和他一起去训练场。“我想虽然我的腰不及你那么柔韧,但是在处理某些事情上,仍旧游刃有余。”

      Eggsy用尽全力咬回了自己差点泄露的呻吟。

      整个近身搏斗的训练过程都十分有趣,只是最后一个环节没有如Eggsy所预料的那般顺利。

      他的确耍了花招,但是这次Harry没有让着他。他看出了Eggsy那些自作聪明的小心思并利用了它们,所以现在是Eggsy的脸颊和橡胶垫来了个“亲密接触”。

      看在耶稣基督的份上。Eggsy的脸由于肾上腺激素的大量分泌而发红发烫,Harry抓着他手腕的力气之大仿佛要将它们拗断。

      他不知道Merlin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训练场的,但他肯定看到了Eggsy出糗的一幕,他清楚地听到了不远处他们的首席军需官发出咳嗽声。

      “我的天。”Merlin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混球,他才不会替Eggsy求情。“别伤着他,Harry。”

      “他不会的。”Eggsy自作主张地替Harry回答,并企图利用这个机会将对方掀下去,然而失败了。“他怎么会舍得?”

      Merlin眨了眨眼睛,Eggsy意识到Harry并没有说话。

      他看到Merlin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你不知道,Galahad,总有一天他会将你生吞活剥(eat you alive)。

      Eggsy终于抑制不住发出一声窒息般的喘息,他忽然迫切地想知道这里的橡胶垫吸音效果有多好。

      -

      他以为白天这件事之后自己没有勇气再爬上Harry的床,然而在Harry将他推进二楼的浴室,并且贴心地为他准备好满满一缸柚子味的泡泡浴之后,所有的沮丧立刻土崩瓦解。

      “你不和我一起洗吗?”Eggsy懒懒地靠在浴室门框上厚着脸皮问道,他不知道如果Harry真的答应了自己会不会因为心跳过快而死。

      “不了,谢谢。”Harry挑起一边的眉毛。“我还有一些文件要处理,你洗完就可以先回卧室睡觉。”

      等Harry离开后,他将下巴浸在泡泡浴里,觉得自己大概要因为羞愧而死。

      -

      “这啥鬼?”Eggsy假装埋怨道,内心努力抑制自己冲到阳台高唱《天佑女王》的冲动。

      “Galahad,别像个第一天干外勤的内勤似的,我还以为Arthur已经给你看了足够多的谍片。”Merlin调侃道,装作Harry并不在旁边。而Eggsy认为他把“谍片”换成“黄片”也许更加符合现在的语境。

      Harry在旁边哼了一声,并未作任何评论。

      “假装情侣,收集信息,你难道是第一次?”Merlin继续调侃着他。“我们怀疑Ryder先生以及他的伙伴与一次偷渡活动有关,他们已经成功了一次,下次大概要将来自中东的危险武装分子运送进英国。”

      “我还以为那些人只想去德国捣乱。”

      “他们想去世界上的每一个该死的角落捣乱,而隔着一条海峡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受影响。”Merlin指出。“好好干,Galahad,回来之后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Eggsy翻了个更大的白眼,他没说和Harry一起假装情侣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

      “你咯疼我了。”Eggsy悄声在Harry耳边抱怨道,他指的是Harry西装底下藏着的手枪套。

      通讯器那边的Merlin十分不合时宜地咳嗽了一声。

      Eggsy红了脸,他只能庆幸在昏暗的灯光下Harry也许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他将脸更深地埋进Harry的脖子间,有些贪婪地汲取着中年男人身上淡淡的麝香味。“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Harry发出一声轻笑。“很抱歉,下次我会调整好背带再出门的。”

      Eggsy正坐在Harry的大腿上,他的背脊因为Eggsy压在他胸口紧紧地贴在沙发靠背上。只要随意一扭头,Eggsy都可以感受到Harry柔软的发梢刷过自己发烫的脸颊。

      在所有外人的眼里他们就是一对甜得发腻的情侣,像两块黏糊糊的太妃糖一样沾在一起,难舍难分。

      Merlin的主意,Eggsy轻轻呼出一口气,赞美Merlin。

      Harry还在继续和Ryder聊天,他身边坐着个有着棕色大眼睛的年轻中东男孩,只是看上去比Eggsy更小更无辜。也许除了解除危险武装分子的威胁,他们还要对这些被贩卖的人口伸出援手。

      他悄悄在Harry的大腿上调整着姿势,好让自己坐得舒服一些。Eggsy尽量小心地避开两个人的敏感部位,因为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擦枪走火,或者,被Harry发现自己的老二已经有抬头的趋势——这只会让Harry觉得他不专业。

      他静静靠在Harry的胸口,乖巧得像玩累了挪威森林猫。他倾听着Harry平稳的心跳,同时也听着两个男人的聊天内容。尽管Ryder守口如瓶,但还是在几杯烈酒下肚后说出了一个地点。Eggsy叹了一口气,估计明天Merlin就会指示他去那个地方调查一番。

      Eggsy不是讨厌出任务,他只是讨厌那些离Harry身边太远的任务。

      也许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是他。

      “我们该回去了。”

      Eggsy抬起头,望进Harry温柔的棕色眼睛里。他点点头,轻巧地从Harry的大腿上爬下来。

      “他真听你的话。”Eggsy内心嫌恶地看着Ryder将那名中东男孩揽进怀里,他会逼疯他。“你让我嫉妒,Harold。”他的目光在Eggsy身上也许停留得过久了一点。

      Harry无害地眨了眨眼。“只可惜我不愿意将他与人分享。”

      Eggsy忽然觉得全身像被火烧着一样疼,他小声呜咽着,将脸藏进Harry的衣服里,分不清自己是假装还是真的在害羞。与此同时,Harry也收紧放在Eggsy腰上的手,将他压向自己怀里。

      “祝你有个好梦,Ryder先生。”

      -

      Eggsy同时也痛恨Merlin这把充满了怀疑的声音。

      “你们真的不是情侣?”

      坐在回程轿车里另一侧的Harry回答道:“噢,Merlin,我们住在一起。”

      这句话让Eggsy脸刷的一下全红了,他赶忙侧过头,假装看起窗外的夜景。

      “你在说废话,Harry。”Merlin讽刺道。“除了住在一起呢?难道你们还做些别的事情?”

      Eggsy仿佛被呛到一般剧烈地咳嗽起来,大概过了十秒他才恢复过来。忽然Harry就已经坐到了他的身边,他甚至能再次嗅到对方身上飘来淡淡的麝香味。

      他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等着Harry的下一个动作。而他只是用手拍着Eggsy的背,低声询问他怎么了。

      Eggsy推开他,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你继续回答Merlin的问题,他还在等着你。”

      Harry带着难以解读的表情看了他一眼后坐回去,他舒适地向后靠着,背脊重新挺直。

      (如果是我坐在他的大腿上,Eggsy想,就像刚才的任务那样,逼得他背脊紧紧地贴在靠背上,逼得他动弹不得,就像他将我压在训练场的橡胶垫上。)

      这个时候他听到Harry开始回答Merlin的问题。伴着轻松的笑声,就仿佛Eggsy并不在车厢里,Harry戏谑一般回答道:“Merlin,剩下的就是你不该涉及的领域了。”

      随后他把通讯器关上,双手交叠放在翘起的大腿上,而Eggsy再也无法假装欣赏车窗外飞逝的景色。

      -

      他们回到家,Eggsy站在Harry的身后,眼睛紧闭着。他能听到夜空里的风声,能听到钥匙旋转的声音,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
       
      Harry才推开门,他就迫不急的地挤了进去。Eggsy用脚踝带上Harry家的大门,他抓住Harry,将自己的导师用力按在门上,让他挺拔的背脊狠狠撞上冰冷的橡木门板。

      他比Harry矮,只能抬着头看对方。门口处琥珀色的灯光让Harry的双眼看上去更加朦胧了,他整个人都显得如此不真实。Eggsy双手环住Harry的腰身,胸口紧紧地贴住对方,将两个人之间的最后一丝空气都挤走。

      “吻我,”Eggsy小声说道。他的声音太小了,也许Harry根本没有听见,可是他不打算重复一次,他已经没有勇气再说第二次了。

      但是Harry听到了,他温暖的双唇贴上来,轻柔地刷过Eggsy的额头,然后是脸颊、嘴角以及光洁的下巴。他吻遍了所有地方,就是避开了Eggsy的嘴唇,像是捉弄人的恶作剧一般。

      他会杀了我,Eggsy绝望地想到,他感觉到自己体内最重要的一部分正在死去,伴随着他额前的温度,它们一同消亡。

      Eggsy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发酸,他不知道这有什么好伤心的,也许一直都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Harry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像蜻蜓点水一般。

      “Harry……”Eggsy半天才张开嘴,觉得自己的声音仿佛是呓语。

      Harry的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Eggsy的臀部,他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你今天太累了,去洗澡休息,剩下的明天再说。”

      他已经做到了,Eggsy在松开自己的双臂让Harry走开时想。

      -

      “看在该死的上帝份上,这就是你给我所谓的‘惊喜’?”

      Eggsy强忍着不要将手里的文件夹砸在Merlin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他深呼吸着,提醒着自己还有其他人在场,还有Harry在场。

      “这是你的工作,Galahad。”

      “我的工作难道不是去匈牙利看看Ryder的手下究竟在捣什么鬼?”Eggsy提高声音问道。

      “那个任务已经交给Lancelot去处理了。”Merlin解释道,同时呷了口咖啡。“Ryder本人决定自己亲自去,你去只会被他认出来。”

      Roxy走过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让Eggsy如此抵触这个任务。

      他低头盯着手中文件夹,想到Harry昨天晚上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他在嘴里尝到一丝苦涩的滋味,硬生生地吞下去,然后开始试着用自己凶狠的眼神在Merlin给的文件夹上面烧出个洞来。

      -

      “洛杉矶的城市规划就是一坨狗屎。”Eggsy在电话里这么和Harry抱怨道。他们现在有八个小时的时差,Eggsy准备睡觉了,而Harry才从床上爬起来。“我在路上堵了三个小时才到酒店。”

      Eggsy想知道Harry会不会因为早上缺失了他的温度而感到失落。

      “你才到那里第一天。”

      “可是我已经开始想你了,Harry。”该死的,闭嘴,Eggsy咬住下唇。

      “我也想你。”Harry的笑声传来(他从来都不知道Harry也会咯咯笑),他的回答是那么真挚。等Harry停下笑声,他哄着他说道:“你需要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战场’。”

      “是啊,我期待得要命呢。”Eggsy故意用女高中生一样的声音说道。他至少要在这里呆两个星期,为此Harry给他准备了五套不同的定制西装,以及相当充足的弹药。“晚安,Harry。”

      “晚安,Eggsy。”

      -

      尽管他已经累得快睁不开眼皮了,仍旧坚持着从酒店的床上爬起来,给Harry编辑了一条短信。

      ——我搭档的代号叫“杰斐逊”。

      ——原谅他们只有两百年的历史。快去睡觉,Eggsy,已经凌晨三点了。

      ——好了好了,晚安,老爹。

      ——晚安。


      -

      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每天晚上Eggsy都会接到来自Harry的短信。

      每一个“晚安”都像是在弥补Eggsy这段时间里缺失的早安吻一样。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Eggsy刚洗完澡。他坐在酒店套房的床上,两只眼睛死死盯着Harry在一个小时前发来的短信。他无意识地咬住下唇,想着要不要给Harry发个爱心的表情过去。

      最终Eggsy把它加上去,如果Harry问起来他再解释。

      -

      只是两个星期过去,Harry从来都没有显示出好奇。

      -

      Eggsy从三楼破窗跳下来的时候“杰斐逊”没能接住他。但是他不怪对方,毕竟让一位娇小的女士接住一名一百四十多磅的男士也过分了点,尤其Eggsy还是一名英伦绅士,这次任务里他唯一不绅士的地方,就是在跳下来的时候对“杰斐逊”大声吼着“快点让开”。

      Merlin看着他打着石膏的小腿,发出了愤怒的声音。

      “给你三个月的休假。”

      “只要别告诉我这花光了我职业生涯里所有的年假。”Eggsy眨着眼睛调皮地说,故意不去看Harry的表情。

      Eggsy在医疗室里的床上无所事事地躺了两个星期,然后开始吵着要出去。他可怜兮兮地看着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医疗人员,骚扰他们的日常工作,甚至用他在神经语言学课程里学到的技巧和他们调情。终于有一天,Eggsy的主治医师受够了他,将他丢回给Harry。Harry摇着脑袋,将Eggsy接回家,然而Eggsy没有错过对方嘴角挑起的一抹笑容。

      现在的生活和刚开始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从Eggsy照顾Harry变成了他由Harry来照顾。

      Eggsy坐在电动轮椅上四处转悠,他只能呆在屋子里,因为Harry不允许他去外面乱跑。他甚至为了Eggsy将大部分的工作带回家里来完成,只有开会的时候才出去。Harry十分贴心地照顾着他,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只差没提出要给Eggsy脱衣洗澡了。他负责抱Eggsy上下楼,用他强壮的手臂保护着他。而在Harry询问是否要抱Eggsy上床时,被后者严厉地拒绝了,他表示自己还没无能到那种程度。

      又或许,只是因为每次被Harry抱在怀里时,他都管不住自己的老二。

      Eggsy已经十分肯定自己会死于性压抑。

      过了一个月,Eggsy感觉自己的腿骨长得差不多时(当然了,没有医生的诊断),他会趁着Harry不在家从轮椅上站起来,不用拐杖,而是单腿一蹦一蹦地跳去厨房的冰箱里拿他最喜欢的奥利奥口味冰淇淋。Harry自己永远都不会吃这个牌子的冰淇淋,因为它里面有太多的人工添加剂,他那个年纪的人似乎总是莫名其妙地偏爱有机食品。

      “它没有。”Eggsy一边吃一边想起很早以前两个人在超市里无聊的争论。

      “不要睁眼说瞎话。”Harry指着包装盒盖子上面的“含人工添加剂”标签说道。“它都比你诚实。”

      “Harry,”Eggsy假装恼羞成怒,却压不住嘴边的笑容。“等你吃下第一口时就会和我一起‘睁眼说瞎话’了。来嘛,Harry,尝尝年轻人喜欢的玩意儿。”

      Harry宠溺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冰淇淋丢进购物车。

      -

      他第四次不用拐杖一蹦一蹦地去一楼开门时被Harry撞了个正着。Eggsy以为是他在亚马逊上买的智能电子计重秤到了(只要输入他身高,然后站上去,就能测出他的骨重和体脂率),结果迎面撞上Harry一张惊讶的脸。Eggsy没想到Harry今天居然提早回来了。

      “你没带钥匙?”Eggsy单脚站在门口心虚地问,他整个人像被钉在地板上一样。

      “我大概是把它落在办公室了。”Harry低下头,看着Eggsy受伤的那条腿翘在半空中(一个星期前他们才一同去医疗室拆掉了石膏)。他的表情半是愤怒半是忧虑。“Eggsy。”

      “我……”他现在只能更加心虚了。

      “也许我应该请一个人来照顾你,或者把你送到你母亲那里去。”

      Eggsy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Harry刚刚说了什么?

      “别,”Eggsy一下子抓住Harry的袖子,恳求道:“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Harry,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别把我送走。”

      Harry伸出手,Eggsy害怕得在原地僵住。他干脆闭上了眼睛,以免看到Harry失望的表情,没想到下一秒Harry将他整个儿抱了起来。Eggsy感觉到自己的老二以令人吃惊的速度硬了起来,同时他又感到非常安全,从Harry胸口和领口处散发的男士香水让Eggsy有些头晕目眩。他揽住Harry的脖子,头埋进锁骨之间汲取属于Harry Hart的气味,他并不是害怕自己掉下去,而是下意识就这么做了。

      Harry准备往楼梯方向走时,Eggsy挣扎了一下。他有些紧张地清了清嗓子,说道:“先不去楼上,把我放在沙发上就好。”

      Harry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但是照做了。

      等到他的屁股刚挨上沙发时,Eggsy向后倒去,然后,伸出一只手拽住Harry丝质的黑底白点领带将他一并拉到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动作都发生在短短的几秒钟里,顺利得连Eggsy自己都大吃一惊,仿佛这一系列的动作他们已经演练了成千上万次。

      Eggsy抬起眼,Harry的脸就悬在他上方,双手则牢牢撑在他脑袋两侧不让自己完全压上去。他微微睁大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他闻到对方湿润的呼吸里带着白兰地醉人的气味。在客厅那琥珀色的暖光之下,他能数清Harry脸上的每一道细细的皱纹,他多么希望自己会魔法,这样他就能违背整个世界的物理法则去逆转时间,抚平Harry脸上每一道苍老的纹路,不让他继续老去。

      “操我,Harry。”埃格西说道,心脏就快跳出嗓子眼。“你要是现在不操我,就别想我放开你这该死的高级领带。你在床上抱着我睡觉,每天给我早安吻和晚安短信,还公然和Merlin谈论我们的生活,在这些之后你别想拍拍屁股就走开。”

      Harry没说话,然而Eggsy注意到他的眼神深邃了些许。也可能是他的错觉。

      Eggsy收紧每一根抓着领带的手指。“你要是真的走开,我会疯掉。”

      他故意抬起胯部,让两个人的下半身撞在一起,他用自己的臀部碾磨着Harry的腹股沟,欣喜地感觉到Harry那里也渐渐硬起来,正顶着自己的大腿。

      “你已经把我逼疯了,Eggsy。”Harry安静地回答道,而Eggsy确信自己的心跳已经彻底停止。“我要怎样的抱着你,护着你,爱着你,才能让你远离那些伤害?”

      这句话让他感到全身发麻。Eggsy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发现Harry的一只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下移到自己的屁股上,他用力地捏着那里,并且往自己的身体上带去。Eggsy勃起的老二和Harry的撞在一起,粗糙的布料摩擦着他敏感的下体,令他的脚趾都蜷缩了起来。他忍不住大声地呻吟,双手也一并抓上了Harry的臀部。上帝啊,他需要更多更多的摩擦。

      “然而你还是受伤了。”Harry咬着他的下巴说道。

      “拜托,那也不是你的错。”Eggsy抬起头,让更多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他感觉到自己会被腹股沟传来剧烈的快感从内部侵蚀掉。“我倒是很高兴这样我们之间相处的时间更多了。”

      Harry忽然停止了啃咬的动作,他望着Eggsy的眼神不再深情而是变得危险起来,就像发现自己追踪多年猎物的一样,贪婪又露骨。

      “你不知道,Eggsy,”Harry的声音平静、轻柔,却让Eggsy双膝发软。“以后你身上的每一处伤都只能由来造成。”

      Eggsy惊讶地瞪大眼睛,Harry的嘴唇覆盖上来。他感觉他们不是在亲吻,而是在用力撕咬,像两头野兽一样角逐。不用多久,Eggsy就彻底缴械投降,他张开嘴,让Harry的舌头舔进来,他意识到Harry不是在宣誓主权,而是试图将他整个吞进肚子里。

      Eggsy沉浸在这个漫长又野蛮的亲吻中,他不害怕这样的Harry,相反,他让Eggsy硬得发疼。他发誓如果Harry再不碰他,他会不顾自己小腿的骨折尚未痊愈,将对方掀翻,自己骑上去。他会一直骑他到第二天早上,他会腰酸背痛,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即便那时候Harry不在他身边,他还能感到他留在自己体内。

      “我们上二楼去。”Eggsy在接吻的间隙说道。

      “恐怕我坚持不到那里。”Harry低声笑着,Eggsy仿佛能感觉到他的声带贴着自己脸颊颤动。“我想在沙发上就将你掏空(eat you out)。

      Eggsy差点因为这句话放弃了自己引以为傲的意志力。

      “你得试试(You’d try)。

      -

      第二天早上,Eggsy带着满身的淤青和吻痕从床上爬起来,他完全不知道Harry是如何做到的,有些的地方甚至变成一种诡异的深紫色。洗完澡后,Eggsy从浴室的镜中观察自己的身体,他用指尖轻轻碰了碰左边肋骨处的一块淤青,疼得嘶嘶直叫。

      他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之前Harry对他那么温柔,那么小心翼翼了。古怪的老男人,Eggsy愉悦地想。

      然而他确信自己仍旧爱着他,愿意让这人伤害他,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只因为他是Harry。

      他是Harry,这个理由便足够。

      -

      结果是,他们依旧需要Eggsy和Harry亲自出马去收拾Ryder这个杂种。

      几个月前,Roxy没能成功崩掉Ryder的脑子,或是毒死他,又或者是用自己的大腿绞杀他。这怪不得Roxy,所有骑士都不会认为她失职,因为在她解决掉大部分的宗教狂热分子以及雇佣兵时,她离陷入休克只有一步之遥。

      “如果他伤到了你一根头发,告诉我,并且将他活着带回来。”他们坐在飞往瑞士的喷气式飞机上Harry忽然这么说道。

      Eggsy不太确定Merlin有没有在偷听,因为通讯器那头已经沉默好久了。“放心,Harry,我不会让他碰到我一根手指头的。”

      “我还以为你变聪明了,Galahad。”Merlin那把该死的声音非常及时地出现了。“他说的一根头发,就是一根头发。”

      Eggsy艰难地吞咽着口水。

      “噢,”他傻乎乎地说道。所以那不能从修辞学的角度来理解。他感觉西裤里面包裹着的老二情不自禁弹跳了一下。“好,我会注意的。”

      几个月不见,Ryder原本短短的头发变长了,身体也消瘦了下去。他大概忙着逃命,没时间再去打理自己的外貌。Eggsy没告诉过任何人他喜欢Ryder的眼睛,像星云一样璀璨,只是,总含着黑洞一般的欲望,贪得无厌。

      Ryder本人没能碰到他一寸皮肤,倒是他的手下用拳头擦破了Eggsy的脸颊。

      他觉得这还挺性感的。Harry并没有要求Eggsy将这些人也活着带回来,所以他将那些人干净利落地干掉了。

      最后,只剩下Eggsy和Ryder两个人,他用枪抵着后者的脑袋,像个小孩子一样歪着头。

      “这是献给Roxy的。

      -

      在回程的飞机上,他们擅自关闭了通讯器。Harry仅仅用他那条天赋凛然的舌头就将Eggsy操到了高【】潮,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张着嘴重重喘息。因为,该死的,他从来没试过被这样对待。Harry做到了将Eggsy拆吃入腹,字面意义上的。Harry的牙齿陷入Eggsy脸上的擦伤,将伤口破开得更深更疼,他仔仔细细地舔光了所有淌出来的鲜血。而作为回报,Eggsy将Harry推倒在沙发上。

      “这次轮到我了。”Eggsy贴着Harry的喉咙说道,因为刚才血腥的场景让他忽然变得有些嗜血。

      Harry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管润滑剂丢到Eggsy的手上。“好好享受你的‘晚餐’,年轻人。”

      Eggsy哈哈大笑起来,难以想象,在几个月前他居然以为自己会死于性压抑。

      -

      他不会因为性压抑而死,黑暗中,Eggsy正舒舒服服地躺在Harry的床上,他们的床上。他被Harry温暖的体温环绕着,夹杂着一丝很淡很淡的麝香味,这些感觉仿佛减轻了几个小时前Harry用手指在他身上造成的淤青的疼痛感。

      他会因为Harry而死。

      这么想着,Eggsy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End

评论(4)
热度(131)

© 奶茶不加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