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不加奶

如果精神与肉体不能和谐,如果他们没有自然的平衡和自然的互相的尊敬,生命是难堪的。

the moment magic breaks(天鹅湖AU,Harry/Eggsy,上篇)

天鹅当然是蛋蛋,因为他是个蛋啊!(逻辑被狗吃)


the moment magic breaks

      说真的,Eggsy拥有的那块总是被人频繁提起的勋章很普通,做工也不算精细。这个勋章唯一的特殊之处,只在于它将某些故事联系在了一起。

      也就是Eggsy选择研究的那个故事。

      他现在正坐在一间幽静的咖啡馆里,手边放着他现在研究所需要的资料以及笔记本电脑。Eggsy和那名老教授约在今天下午三点见面,不过现在早就超过三点了。

      “你在等人?”

      Eggsy抬起头,发现是刚才那名金发女服务生在问他。“第一次见面,他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

      “看出来了。”服务生冲他甜甜一笑。“顺便说一句,我叫Roxanne,你可以叫我Roxy。”

      “Eggsy,”他注意到对方听到这个古怪的名字时发出一声抑制不住的轻笑,他不怪她,反而轻松地耸耸肩解释道:“这是我父亲给我取的,因为我小时候圆得就像一颗蛋。”

      “那很可爱。”Roxy轻快地说道,口吻里没有半点虚假的意思。Eggsy觉得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一会儿等你的‘约会对象’来了肯定也会这么说。”她调侃。

      “嗨,他不是。”Eggsy翻了个白眼辩解道,他指了指摊开在桌子上的一堆印着论文的白纸。“你肯定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有些问题想请教他而已。”

      Roxy抿着嘴,冲着他露出神秘的微笑,而就在这个时候,咖啡馆的门被推开了。

      他放在桌子边缘的勋章突然掉了下去,Eggsy只好弯下腰去捡。忽然,一双黑亮的牛津鞋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Eggsy捡起勋章,直起身子,他看到了一名身着海军蓝条纹西装的五十岁中年男子静静伫立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一把带勾的黑伞。

      四周安静下来,就像连时间都变得停滞不前一般,Roxy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悄悄走开了。Eggsy坐在位置上,感到一阵刺疼感从他握着勋章的掌心处传来。疼痛通过手臂一直蔓延到突然之间就砰砰乱跳的心脏,他有些傻乎乎地张开嘴,感觉全身颤抖不已。

      Eggsy哽咽着,沉睡了上百年的记忆像推开一扇紧闭的大门般开始复苏。从喉咙至深之处,Eggsy喊出一个他理应从来都不知道、却仿佛曾经默念过成千上万遍的名字。

      “Harry?

      -

      在那个时代里,魔法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还被人们所相信。

      魔法并非是万能的,但至少能完成一些人的心愿,或是成为另外一部分人的恶梦。

      -

      “Harry,没人能逃脱这个,一名国王需要迎娶一名皇后。”皇家御用的魔法师Merlin挡住了他们正想从大门逃出去的国王。

      Harry发出愤怒的声音,这个问题在过去两年里已经被讨论无数次了。

      两年前,他的兄长去世,只留下一位没有继承权的小公主(Harry私下里非常希望他能打破这个无聊的规定,让小公主成为第一任女王),于是Harry作为唯一一名合格的男性继承者,不得不接替他兄长的位置。

      Harry冷着脸说:“但是治理国家不一定需要皇后。”

      “但是这个国家的人民需要,”Merlin劝说道,Harry换上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最好的朋友以及最信任的大臣居然学会了和其他人一样最为不近人情的说辞,这个混蛋。“准确来说,是这个国家的未来需要。”

      Merlin说的是实话,该死的,所有人说的都是该死的实话,Harry一直都知道。但是在他还不是国王的时候,没有人关心Harry是否有自己的子嗣。

      “再给我一段时间,Merlin。”Harry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我不想和一个我不爱的人在一起。”

      Merlin 的脸上是纯粹的无奈与同情,Harry痛恨这样,就好像整个王国的人都能得到幸福,而只有他们的国王受到诅咒,永远都不能找到自己的真爱。这不是公不公平的问题,这仅仅是因为Harry Hart坐在这个万人所景仰的位置上,是他们所爱戴的国王。或早或晚,国王都要履行自己与生俱来的义务。

      “三天时间。”他多年的好友不容置疑地说道,顺便将Harry飘渺的思绪拉回来。Merlin命令般的口吻就好像他才是这个国家的国王,Harry发誓,他永远都不会介意让Merlin来接任自己的位置。

      “太短了,至少一个星期。”Harry努力争辩道,因为,你不能指望他在那么短时间里就找到自己所爱之人。二十年前,Harry的确有一位恋人,然而飞来横祸降临在他的恋人身上。在对方去世之后,而 Harry曾一度陷入深深的自责与痛苦之中,长达数年。尽管到了今天,Harry已经遗忘了那段恋情,却再无心去寻找其他人。

      这和他最早的那段爱情无关。只是过了太久,他那颗一直孤单的心脏渐渐地被一座城堡(他自己的城堡)笼罩,最终与世隔离。

      “这没有什么好争辩的。你知道,所有人都希望在一个星期后,也就是他们国王的五十岁生日宴会上看到一名皇后。”

      他当然知道这个,只是一直无视罢了。

      “我恐怕这次他们的希望也要落空了。”这是句不负责任的话,说出来的时候Harry就后悔了。

      他看到Merlin皱了皱眉头,最终他的好友再一次让步。“那就一个星期。希望到了那个时候,您不要让我们失望,陛下。”

      Harry感觉到自己的胃沉了下去,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他明白Merlin在暗示着什么,他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的余地。

      如果他依旧我行我素,不采取行动,未来的一个星期将会演化成为一个永无止境的噩梦,Harry明白这一点。他总是希望别人能再多给自己一点时间,他们都以为 Harry是没做好接受他人的心理准备,实际上是从没有人能让Harry再次心动。Harry不在乎对方是否有出众的外表或是显赫的身世,因为他是个国王,他可以倾其所有,给予自己的爱人想要的一切。

      然而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没有人能让Harry想献上自己的一切。

      任何人都不行。

      与Merlin的对话在Harry心头萦绕了一整个白天。到了晚上,Harry怀着沉重的心情,散步来到他经常去地方——一个名为“天鹅湖”的地方。在Harry小时候,它是他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他说不上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它有个美丽的名字,也许是因为那里的天鹅是如此优雅自如,从来都不惧怕任何靠近此处的人。

      然而在湖畔伫立了片刻,Harry发现今天晚上自己完全没有心思在这里冥想。他的脑子里回放的都是早上和Merlin的对话,而一个星期后,因为该死的国王义务,将有两个人的生活变成地狱。他是国王,他需要对自己的人民负责,他需要一个子嗣来继承王位。一切都让人心烦。

      打断Harry思考的是一阵翅膀扑棱声,Harry忽然警惕起来,这个时候大部分的鸟儿都应该归巢了,刚才也没有天鹅从这里飞过。他下意识握住自己佩戴在腰间的长剑,开始寻找声音发出的地方。声源在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后面,Harry谨慎地走过去,这个时候连鞋子踩在草地上发出的沙沙声都会让他的神经紧绷起来。

      “你是谁?”忽然,一把安静的声音从Harry的侧面响起。

      Harry迅速转过身去,一只手紧紧按住剑柄,准备随时拔出来。然而,Harry惊讶地发现在左边的树旁站了一名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

      从表面上看,那男子似乎全然无害,也没有佩戴任何武器。他正眯起眼睛,就像森林深处未经世事的小鹿一样,以一种怀疑又警惕的目光来回打量着Harry。

      Harry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握住长剑的手也稍稍松懈了些许,他仿佛在害怕自己一记沉重的喘息会吓跑对方,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年轻人——洁白的月光之下,Harry能看清楚那人穿着一身白衣,他的头发呈现缎子似的暗金色,柔软丰满的嘴唇是迷人的暗红色。他的体型匀称,身姿优雅,似乎曾经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即便是看到了Harry腰间的武器,年轻人也是从容镇定,没有露出半分惊慌失措的表情。

      “你又是谁?”Harry不做回答反问道。

      “我是一名王子。”Eggsy垂下眼睛说道,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依旧没有挪动半步,还是和Harry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你呢?”

      Harry努力抑制住自己向前迈出一步的强烈冲动。“你不认识我?”

      年轻人摇了摇头,警戒地回答:“我刚到这里没几天,怎么会认识你。”

      Harry忍不住弯起嘴角,他彻底松开握住剑柄的右手,将双手自然地垂在身体两侧。Harry觉得这个年轻人的反应有点可爱,他认为自己能够原谅对方无礼的回答。“我叫Harry,是这里的主人。”

      “这个湖的主人?”年轻人的目光越过Harry,望向不远处的天鹅湖,深蓝色的湖水在月色下摇曳,显得波光粼粼。

      “不,这个国家的主人。”Harry笑着说。他试探地跨出一步,年轻人不为所动。“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王子殿下?”

      年轻人舔了舔下唇。“Eggsy。”

      这是一个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名字。不过这并不出奇,这片大陆上有许多他们不曾探索过的地域,也许Eggsy就是来自其中一个地方。

      “这个时候你来这里做什么?”Harry有些好奇地问道,他忍不住向年轻人靠近,因为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沾着露水般的青草味。

      “我——”Eggsy刚张开口,忽然一股强烈的风刮起,一大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天鹅拍打着翅膀飞了出来。

      它们的出现就像准点敲响的钟声一般,短暂的魔法与梦境走到尽头,没落贵族的女儿随着十二下沉重的钟响消失在阶梯转角。

      这是Harry不曾见过的景象:所有天鹅都围绕在Eggsy的身边,它们对他没有敌意,同时也没有贴近他,没有伤害他,只是一只接着一只地从年轻人身边优雅地飞过,而他的视线一直牢牢停留在Harry的身上,仿佛哀求着什么。他无法形容这番景象是美丽还是令人害怕,Harry想再往前走一步,想抓住Eggsy的手,想问他为什么要露出那副表情,然而下一秒,他不见了

      风立刻就停下了,只留下一片片散落在空中的细小绒毛。

      它们带走了他。

      -

      Harry无法忘记Eggsy离开时眼底流露出的哀伤,他懊悔当时自己的动作为什么不再快一点,也许那样他就能握住Eggsy的手,将他从那群恶作剧般的天鹅里拽出来,将他拽到自己身边来。

      Harry从来都不相信所谓的预知梦,他毕竟不是Merlin那样优秀的魔法师。然而在遇到Eggsy的那天晚上,他回去之后梦到了一只天鹅。天鹅小心翼翼地靠近Harry,眼神和Eggsy的一样悲伤。它像屈尊一样弯下优雅纤长的脖子,就在Harry伸出手想摸摸它时,天鹅变成了他在湖边遇见的漂亮年轻人。

      从梦中醒来之后,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再见对方一次。

      -

      第二天,Harry又回到天鹅湖。

      其实他没有把握能再次遇上Eggsy,也许那天晚上他和Harry一样,不过是在湖边随便转悠一圈,然后就永远地离开了。

      只是Eggsy也许已经忘记了Harry,而Harry却没办法忘记那个年轻人。

      白天的时候,他并没有碰见Eggsy,只看到一大群洁白美丽的天鹅从湖面匆匆掠过(Harry不知道是不是同一群)。到了晚上,Harry在和上次同样的时间里又去了一次,这次他欣慰地发现Eggsy正坐在湖边。

      “晚上好,Eggsy。”Harry用一种平易近人的语气说,他尝试着在陌生的年轻人面前放下国王架子。

      “晚上好。”Eggsy依旧穿着一天前那套白色的衣服。他简单地打了个招呼,连尊称都没有。他转过头去,重新望着月光下的湖面,眼里仍旧含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忧伤。尽管他的眼睛注视着这片美丽的湖水,心思却不在那里,也许有什么其它的东西占据了Eggsy的心头。

      Harry感觉自己体内某些东西在蠢蠢欲动,在对Eggsy皱着的眉头有所反应。

      “有什么事情让你觉得心烦?”这个问题脱口而出。

      Eggsy的身体明显僵硬了几秒钟,Harry以为他不会回复自己的问题,结果他点点头说道:“这片湖水让我无法平静。”

      Harry有些不能理解,因为对他来说,这片湖大概是整个国家里最能让他内心平静的事物了。他走到Eggsy身边,学着他的样子坐下来,同时小心翼翼地保持适当的距离,尽量不让两个人有身体上的接触,因为他觉得Eggsy大概不喜欢别人随便触碰他。

      “为什么?你不喜欢这片湖吗?”

      Eggsy转过头直视Harry的眼睛,他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今晚的夜空比两天前更为明朗,借助月光他能隐约辨识出Eggsy有一双绿色的眼睛。希望有一天,Harry想,能再阳光之下看看这双眼睛究竟是哪种绿色。

      “不,我很喜欢这里。”他回答道,口吻真挚,脸上也没有半点撒谎或是恭维Harry的神色。这种简单朴素的表白让人不禁想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但是不管这片湖水多么讨人喜欢,我也不属于这里,我想要离开这里。”

      “离开?”Harry很惊讶,他偏过头,有些大胆地打量起Eggsy的侧脸。Eggsy的脸上依旧是一片空洞,他飘渺的眼神仿佛能够超越时空,去到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个时代。

      Eggsy点点头,算是回答了。

      “你难道不能随时离开这里吗?”Harry皱起眉头,他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没有人可以限制另外一个人的自由,把人随便困在这里——除非你是这个国家的罪犯。而我不相信像一位王子殿下会是一名罪犯。”

      Eggsy忽然笑起来,他低低的笑声让Harry的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我当然不是什么危险人物。只是……你说对了,我的确没有办法随时离开这里,因为一个诅咒。”

      Harry惊讶地张开嘴,半天发不出一个音来。Eggsy则弯起一条腿,将下巴搭在屈起的膝盖上,这个有些孩子气的动作由他来做却是很自然。“多亏了这个诅咒,我没办法靠自己的力量离开这里,必须依靠其他人的力量。”

      短暂的沉默降临,让Harry产生一种连时间都停止了的错觉。而这不可能,连最伟大的魔法师都做不到这一点。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一条魔咒敢干涉时间的流逝。

      Harry眨了眨眼睛。

      也许这是Eggsy的魔力

      “也许,”Harry不知道自己说得对不对。他不想让Eggsy离开这里,但他更不想这名年轻人时常紧皱眉头。“也许我能找人帮助你解开这个诅咒?我有一名非常优秀的魔法师,他也许可以帮助你。”

      Eggsy猛地转身看向他,双眼圆睁,脸上带着一丝欣喜,还有一丝不确信。“我不知道你和你的朋友能否帮上忙,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魔法师能解开它,除非是一种……一种非常忠贞不渝的感情。”他说道最后不禁结结巴巴起来。

      “非常忠贞不渝的感情?”Harry重重地吞咽着。

      “爱情。”Eggsy悄声解释道,然后立刻转过头去,似乎在隐藏起自己羞红的双颊。他回答像是一声叹惋,仿佛已经对此放弃了。“一颗不变的心,无论是谁的。”

      Harry不由得屏住呼吸。

      “我想,我该回去了。”Harry有些结巴地说道,决意无视自己过快的心跳,以及莫名其妙的痛苦。就在刚才,一股将近二十年都不曾出现的感觉刷过他的心头,让他的身体为此敏感得发疼。“我会去询问我的好友是否能帮你解开这条诅咒。”

      Eggsy感激地说了一声谢谢,并不准备起身送走Harry。

      “明天晚上你还会出现在这里吗?”

      “我会。”Eggsy冲着Harry露出一个羞涩的微笑,就好像刚才的交谈让他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一般。“晚安,Harry。”

      “晚安,Eggsy。”

      -

      “你,” Harry去找Merlin的时候,魔法师毫不客气地指着他,Harry顿时感觉自己被冒犯了。“看起来和三天前完全不同。”

      “而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Harry,别对我撒谎。”

      Harry有些紧张地咬住口腔内壁,这是他不为人知的一个小习惯,一旦心虚就会这么做。他摇了摇头,辩解道:“老天爷,Merlin,我什么都没说,你究竟从哪里看出来我对你撒谎了?”

      Merlin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打量他。这个聪明的混蛋换上了一副无所不知的表情,同时也是Harry最为痛恨的一个表情。

      “所以陛下一大早上就来找我,是为了什么?”Merlin稍微收敛了一点。

      “你知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诅咒,需要非常忠贞不渝的爱情才能解除?”

      Merlin的眼睛微微瞪大。“我知道,这是一种黑魔法。被施法者会变成一种动物,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施法者渐渐不能再变回原状,最终会忘记自己是谁。”Merlin用古怪的眼神盯着Harry。“为什么问这个?”

      所以Eggsy也许就是他梦中的那只天鹅。

      Harry无视Merlin的提问。“你没有办法解除它?”

      “你自己也说了,需要非常忠贞不渝的爱情才能解除这个魔法。”Merlin叹了口气,咬着牙自言自语道:“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会使用这个魔法,如果让我发现了——”

      “所以就连你也没有办法解除。”Harry沉重地陈述道。

      Merlin以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Harry,而Harry觉得他看到的是自己身上Eggsy无法消散的影子。魔法师充满遗憾地摇了摇头。尽管Harry维持了脸上的镇定,这个动作激起了他内心一番天人交战。

      他会拯救Eggsy,在他遗忘自己之前,在他来得及之前,他会向Eggsy坦白自己的——

      ——爱意。

      -

      说真的,Harry认为自己不是真的想对多年的好友有所隐瞒,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向对方描述那种消失了二十年的悸动突然重现是什么感觉,他也不敢随随便便地告诉Merlin,有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带着奇怪的忧伤,没有任何自我介绍,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背景,而正是这样一个人给Harry带来了这种感觉。

      这样说出来连自己都会觉得难以置信。

      -

      在Merlin调侃过Harry之后的那个晚上,他第三次去到天鹅湖,怀着期待的心情想再次遇见Eggsy。

      也许这次Harry能说服对方跟自己回皇宫里。

      Harry没有失望,Eggsy依旧在那里,不过这次他没有坐在湖边而是站在湖边,全身上下都湿透了。Eggsy正用双手费劲地拧着自己湿透了的衣服。白色的衬衫因为被湖水浸透变得几近透明,紧紧贴在他线条分明的肌肉上,大颗大颗的水滴正顺着他暗金的发丝和脸颊往下淌。

      这像一名无知的凡人在无意之间撞碎了潘多拉的魔盒一般,罪恶至极。

      “这不是我最糟糕的一次经历,”Eggsy看到Harry来了,无所谓地耸耸肩,甚至厚着脸皮露出一个微笑。“你今天提早来了?”

      因为我想见你,Harry无声地想。

      当然,Harry不可能这么说。“我……今晚比较有空,没有公文等着我。”

      Eggsy有些同情地点点头,他的衣服已经被拧得淌不出水来,于是抬起手擦掉了下巴处汇集的小水滴。他的嘴角咧开一个戏谑般的笑容:“下次,你可以不用为了赶来这里那么匆忙完成工作。”

      这话是脱口而出的。Harry愣住片刻,Eggsy的确猜中了,他的确是为了早点来见Eggsy以非常高的效率完成了今天的工作。

      “你怎么知道?”Harry惊讶地问。

      “因为我——”Eggsy突然就顿住,仿佛有人掐住他的脖子一样。他带着一丝恼怒摇了摇头,说道:“我就是知道。”

      他撒谎的本事就和Harry一样糟糕。没有巧妙的掩饰,只有生硬的转折。然而Harry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只能说他在Merlin面前撒谎总是会被对方揭穿,在其它场合,他自觉是个伪装高手。身为国王,有时候Harry必须不动声色地观察局势,甚至做出明知是不可实现的承诺,他很早就从自己的父亲那里学到了这一本领。

      但他知道追问没有任何意义,只会引起Eggsy的反感。Harry识趣地打住这个话题,他走到Eggsy身边,发现他的脸颊上粘着一片在湖里浸泡过的落叶,它是多么的幸运。

      Eggsy显然没有注意到它。

      “Eggsy,别动。”Harry伸出手将落叶拿掉,手指尖无意刮过年轻人柔软又湿润的皮肤。

      这大概是Harry对一个陌生人所做出的最大胆的行为了。等他回过神来,落叶已经不见,而自己的双手却牢牢捧住了Eggsy的脸颊。年轻人的眼睛瞪大,Harry能感觉到他掌心底下的皮肤开始渐渐发烫,两个人同时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下一个动作。

      该死的。Harry在心中咒骂一句,然后彻底消除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冰冷的湖水并没有让Eggsy亲吻的热情减少半分。起初Harry只是小心翼翼地贴上去,轻轻咬着对方丰满的下唇,然而下一秒,在Eggsy为他打开双唇之后,理智便迅速被掩盖。Harry毫不留情地舔进Eggsy的嘴里,贪婪地在他口中索取。他的舌尖无意扫过年轻人一颗小巧的虎牙,引起对方的一阵颤抖,最终Harry缠住了Eggsy有些躲闪的舌头。Eggsy呻吟起来,双手紧紧揽住Harry的肩膀,好像不这么做他会因为腿软而瘫倒在地上。

      “Harry,”Eggsy断开这个吻,重重喘息着。Harry轻轻咬着他的下巴和脖子之间苍白的皮肤,感受着他紧贴着自己的胸口因为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定,Harry必须承认他有意不让Eggsy能说出完整的句子。“Harry,”他颤抖着又喊了一声,努力找回自己平静的声音。“你是认真的吗?”

      “我是。”他回到Eggsy甜蜜的嘴角边,在那里落下一个又一个吻。“我答应过要帮助你,记得吗?我必须坦白,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时,我的心便是属于你的了,Eggsy。”

      “我也是。”Eggsy小声说道。他张开手抱住他,双手环绕于Harry的腰间,在他背后收紧,毫不关心自己弄湿了Harry的衣服。“你不知道我有多么高兴——”

      Harry用一根手指抵住了Eggsy想继续坦白的双唇,他知道,要是再聆听下去,他这毫无保留的坦诚会让流淌的时间都停止,也会让Harry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彻底崩溃。实际上,光是Eggsy在Harry的怀里,他就已经有一些头晕目眩了。

      “几天之后,我们将举行一个盛大的宴会。到时候我会向所有人宣布他们未来的皇后。”

      “‘皇后’?”Eggsy发出了埋怨的声音。他撅起嘴巴不满地说道:“我不应该也是一名‘国王’吗?好歹我曾经也是王子。”

      “噢,Eggsy,我还需要了解很多关于你是王子的事情。”Harry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感染了Eggsy,让对方也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Harry将他抱得更紧,情不自禁换上一副宠溺的表情。“不过我向你保证,到时候,没有人敢喊你‘皇后’,包括我……”

      Eggsy耸起一边的眉毛,等着Harry未说完的话。

      “我会喊你,我的Eggsy,我亲爱的男孩。”他在他耳边窃窃私语,就连不远处的那片湖水都无法窃取他们之间的秘密。“我的丈夫。”

      tbc

评论(5)
热度(71)

© 奶茶不加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