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纸 -

如果精神与肉体不能和谐,如果他们没有自然的平衡和自然的互相的尊敬,生命是难堪的。

又逆了主流的一个我,没错,俺吃法斯X安特库,算了冬巡组那么清水管它呢!(。

以下无聊的脑洞。

一个有点小自傲的安特库,平时很少说话,以为自己最喜欢的人是老师。然后一个没头没脑法斯,有时候赖皮不冬眠,追着安特库“前辈前辈”地叫,最开始去清理浮冰时总是走一半睡着了,给安特库添了不少麻烦。每次安特库化成液体休眠时法斯就很颓废,还学会了偷懒跑去安特库的房间跟他倾诉自己的烦恼。法斯以为安特库休眠的时候没有意识,但是后来的冬天里安特库对他的态度就渐渐好转了,手把手交他如何增强自己手腕的力量清理浮冰甚至与月人战斗。直到很久之后,露琪亚才告诉他其实小南极液体状态时也能听到他们对话的。

两个人就这么度过了几百个冬天,安特库在的时候法斯就觉得很安心,不在的时候就觉得很难过,恨不得自己也变成液体陪着对方,然而其他宝石一致认为法斯只不过是想偷懒。“为什么你们不觉得小南极是偷懒啊喂!”

有一个冬天法斯照常粘着安特库,看着认真清理雪堆的安特库,忽然就拽着对方告白了,反正是钻石小姐姐说的,那种又甜又苦的心情就是喜欢一个人(or宝石?)。其实这孩子自己都没明白告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安特库懂啊喂,长他好几轮呢。于是平生第一次法斯见到安特库被自己清理的雪堆崩了下去。“咦?小南极居然也有失手的时候……”←还不是你害的。

于是法斯把安特库救起来带回去,仔仔细细地拼好对方。在拼手部的时候法斯忽然停了下来,安特库很不满开始催促他。不过法斯只是想起了自己在图书馆上看到的一些记录,便咬牙敲碎了自己左手无名指,给安特库装了上去,又将安特库的无名指装在自己手上。法斯自己觉得没什么呀,自己留有安特库的一部分十分满意,但是安特库差点就融化了(。

结局大概是来年春天的时候,法斯不情不愿地把安特库的无名指还了回去。虽然战斗的时候不方便,但是法斯依旧坚决把自己那块沉进了安特库的池子里,每次安特库苏醒都要骂法斯一通“大变态”。“就算是液体那也是我的身体啊!混蛋!”“苏醒的过程明明很顺利啊,说明你体内的微小生物很喜欢我的部分嘛!”“……”(干

不过好处就是,从此安特库再也不认为自己最喜欢的人是老师了。

评论(1)
热度(39)

© - 青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