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

如果精神与肉体不能和谐,如果他们没有自然的平衡和自然的互相的尊敬,生命是难堪的。

QO师徒向脑洞

扎纳托斯之后大师傅决意不再收徒弟。长老会将大师傅派到一个星球上去执行新任务,大师傅在星球发生的暴乱中无意救下了一个两岁欧比宝宝,但是没能拯救欧比的父母。大师傅本来想完成任务之后把欧比宝宝送给星球孤儿院抚养,结果发现欧比宝宝是个力敏者,于是和长老会商量一番,觉得这孩子也是无依无靠了,就决定将他带回科洛桑。


回去之后,尤达问奎刚这孩子叫什么,大师傅一问三不知,毕竟是从暴乱里救出来的孩子,孩子也不怎么会说话。尤达没办法,就自己默默跑去查图书馆给欧比宝宝起好了名字。


后来大师傅将欧比宝宝丢给绝地自己就跑了,多年之后早就忘了自己救过这样一个孩子。十年后,欧比快十三岁还没有找到师傅,这个时间刚好大师傅回到了神殿,每次他在神殿不同的地方都会很巧合地遇到一个绝地学员。大师傅觉得很奇怪也很好奇,几次之后就叫住了对方,得知这孩子叫欧比旺,快十三岁了依旧没找到师傅。奎刚就问对方不着急吗,欧比旺慢悠悠回答道不急啊,我总会找到师傅的,我能感觉他现在离我很近了。


奎刚一听觉得有点怪,感觉这孩子好像有点预知能力似的,就去找尤达了。尤达问他是哪个学员这么说,大师傅说叫欧比旺·肯诺比,尤达的耳朵抖了抖,又反问大师傅你不记得这个孩子了吗?大师傅摇了摇头,然后在尤达提起十年前那次任务的星球名字,大师傅就想起了自己救下的欧比宝宝。尤达说,你们两人之间的原力特质大概早就在十年前就互相熟悉了,所以才会频频在神殿里相遇吧。言外之意就是天注定,你逃都逃不掉。


大师傅就倔了,认为他们的关系早在他将欧比旺丢给绝地学院就该结束了,然后开始反抗命运了,试图在神殿里各种躲开欧比旺。结果没有一次成功的,每次眼看着欧比旺要走过去了,总是被其他绝地(zhu)大(dui)师(you)推出去啊或者被眼尖的绝地(shen)学(zhu)员(gong)发现。欧比虽然知道他的师傅在眼前了,但是依旧对“奎刚就是”没有任何概念。大师傅被“助攻”到冒烟,但是每次面对欧比旺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大师风范,就偶尔和欧比聊聊天,对欧比这种慢悠悠顺从命运的性子很是不满。毕竟要是欧比这么想奎刚最后下定决心赶在他十三岁前离开神殿,会彻底断送他的绝地武士梦想,也会让奎刚不安一辈子。


中间大师傅试图将欧比旺推给温杜大师,失败,推给阿迪·加利亚,失败,推给尤达,尤达翻了个白眼问他我这岁数还能折腾?甚至想推给戴尔,被戴尔瞪了一眼,惨败。


然后就到了欧比旺和布鲁克比武,比武前一天晚上大师傅忍不住去找欧比了,因为这一次比武之后欧比旺要是还没有找到师傅,他就要去当农夫了。欧比还是坚信他的师傅就在他身边,只是需要耐心等待,奎刚就生气了,认为欧比太顺从不愿意主动反抗命运,没想到欧比的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下来了。大师傅慌了,还没开口安慰,欧比就先开口说这是原力告诉他的,即便这次比武之后他的师傅还没出现,总有一天他会等到对方的。正因为他相信原力的指引才一直坚信对方会出现,只是为什么他那么相信原力,这个人还是不愿意出现呢。一通话说得大师傅内疚不已,差点破功。


第二天比武,奎刚没去看而是去找尤达了。大师傅问尤达自己这么坚持不收徒弟是不是错了呢,他只是不想再见到第二个弟子堕入黑暗。尤达说一名弟子的失败师傅必须承担一部分责任,但不是全部。欧比旺愿意相信原力指引,是因为原力总是有自己的安排,它是不会错的,犯错的总是人。绝地要学会犯错误,承担错误,然后在适合的一天忘记错误。


这边欧比旺和布鲁克比武,比武过程中欧比旺总是集中不了注意力,他感觉自己的情绪波动很大,但不是他自己的,结果就被布鲁克利用了这点输掉了比武。结束后欧比旺被送去治疗,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难受,各种胡思乱想。忽然有人敲房门,欧比旺以为是班特和加仑来看自己,就用枕头把脑袋埋起来不想见人。过了一会他感觉有人进来坐在了他床边,明显不是他的小伙伴们,但是这个人他是认识的。紧接着就听到了一声“我很抱歉,欧比旺,再给我一点时间”,然后就被对方的原力送入了梦境。


一个月之后欧比旺将要被送往班多米尔,他没告诉小伙伴,就自己一个人收拾好行李准备悄悄溜走。欧比旺快登上飞船时忽然感到一股力量通过原力拉住了他,然后就回头看了,看到大师傅站在不远处。欧比旺很惊讶一位大师会在这里出现,他也没想过奎刚会来和他告别。大师傅迈开步子走过来时,飞船工作人员开始推欧比旺让他赶紧进去别挡道,欧比旺还没反应过来,大师傅就一只手将他拉了回来,对工作人员说,抱歉,这是我的徒弟,他今天不和你们走了。


-end-

评论(2)
热度(26)
  1. AveCher大米 转载了此文字

© 大米 | Powered by LOFTER